”嫁我吧!”是金星人很愛聽到的一句話,尤其當你到了二九三十快要拉緊報的年歲,又對工作/事業/生活/生命感到厭煩/無助/不快樂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在你身旁對著你說:”嫁我吧!”,好像從此有什麼問題都包在他身上,好像從此你不需要再一個人去面對所有的不快樂,不用東想西愁什麼東西該怎麼解決,反正你知道即使你倒下去背後都有一個安全網在後面等著把你接住,即使是天塌下來,也有個他為你一肩扛起時。

你會怎麼說?


相信我,身為可以算是半個金星人的我,對這樣的感覺,我還蠻能體會的。


我相信某個程度說來,被proposed的人多少都會心動一下,只要那個人不是太討厭的話..。
畢竟,其實很多的婚姻不過也就是剛好在對的時間,旁邊的那個人是誰,往後二十年枕邊的那個人也就這樣決定了,again,只要那個人不是太討厭到你們沒撐到二十年就離婚了的話..。


朋友曾經感嘆的問過我說:你不覺得,其實你這輩子談幾次戀愛都沒用嗎?反正最後結婚的那個人,也不見得一定是你這輩子最喜歡的,可能只是在某個時間點,你想有結果,他想有結果,或,雙方的家人催促該有結果了,那就這樣結了。

三十歲左右,也差不多該是對人生認清真相,該從夢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刻了!

而且其實,某個程度說來,即使主角年紀設定再小個幾歲,這也還算是那種可以出現在電視偶像劇中的旁白。
說不浪漫,其實也是挺叫人感動的。


我的同事A,最近就在這樣的情景下,被另一個同事B給proposed了。


很浪漫不是?

照理,是很浪漫。照理,即使同事A並不”那麼喜歡”同事B,也該感到感動,甚至,在如果其實並沒有什麼討厭的感覺的情況下,該給予一些考慮,尤其當同事B是”田腳仔”的時候,那這道防護網還真不是普通的防護網,而是貨真價實可以讓你”享盡榮華富貴”的依靠的時候..


而我也相信,如果這件事被所有其他同事知道的話,一定會大呼萬歲並大叫浪漫,畢竟公司傳他們誹聞已久,打從這兩個同事一起共事起,就傳兩位走的近,且熟到爛,而且不是那種普通的爛法,是什麼事情一方知道就等於另一方也知道,而且是馬上知道,即使相隔兩地也要馬上打電話告訴對方說:”ㄟ你知道什麼什麼嗎?”的那種熟法。

只是不管兩個人的誹聞怎麼傳,兩個人怎麼吃飯看電影唱歌約會,就是不見兩人正式公開承認彼此是對方遺落在世界角落的另一半。所以別說是公司所有同事都等到望穿秋水了,我想男女雙方的家人大概都在等著某一方開口說:嫁我吧!

當然,以傳統的火星金星人的戀愛來說,這開口的一方當然是男方囉!


所以,當現在人家說了,同事們怎麼會只大叫萬歲呢!可能是放鞭炮慶祝吧!?
甚至可能,有不少人還樂的贏得賭金—長久以來就一直賭這兩個不在一起一定是因為誰太挑了,所以一直把人家放著當備胎,然後賭一定放著放著到最後,還是發現也只有彼此所以就還是eventually在一起了。


只是金星人拒絕了,金星人當然地拒絕了。

一如我老早就”慧眼識英雄”地相信所有會賭他兩eventually會在一起的人簡直就是白痴一樣地,我們老早就知道,這位先生就像其他這個年齡層裡,所有像是自由一身不愛交男女朋友或看似不想結婚受到家累束縛—不管這個人身邊搞曖昧的女性朋友到底是有幾十枚,直到有真的被逼婚的壓力,或是其他到了傳宗接代的使命落頭的時候,才會趕緊找個”感覺其實還不錯,如果此生真的一定要逼我娶一個,娶你我也還願意,至少對我來說無傷”的男人一樣,當然,是個活生生的gay一枚。


其實我猜,某個程度金星人是生氣的,或許部分氣自己的笨拙,氣自己在以前沒被點醒之前竟然心中的某部分還一直抱持著某種期待—即使自己也多少有一點點懷疑。
生氣,從一開始氣相信他,相信他說他自己不是gay。生氣,氣他到現在竟然因為家庭的理由,因為家庭的壓力,竟然還是不肯面對自己,竟然還斗膽跟自己propose!


我想也是,換作是任何人都會生氣的吧?!


只不過,其實這樣的事情總是一直在我們週遭上演著,不少人最後找個蕾絲邊,來個名副其實的假婚姻,也不少人像電影喜宴那樣地,因為自己的不承認,因為家庭的壓力,而步入了傳統金星人該走的路,進了婚姻的墳墓,也同時毀了另一個火星人的後半輩子。

這種故事,還當真不少!


我不知道是時代的問題,還是怎樣?
大約在三十歲左右作為分野,年紀以上的這群人,不知是連對自己基本的認同都沒有,還是雖然認清了事實/現實,但還是覺得很難接受自己,同時也因此不願公開,不願讓所有其他人來接納他,即使是那些明明就可以理解,明明就能夠接受的新新人類,或甚至同路人。

他們不是低調異常,明明有個”編造出來”的女朋友,卻從來不見人影:”下次帶你女朋友一起來吃個飯阿!”的對他提出邀約時,總是接到:”人家最近不方便!”、”最近人家加班很忙!”等等理由;而當你問為什麼老大年紀還不結婚的時候,卻又高唱他是新新時代的人,高唱新單身主義;問他女方不會抗議?不會說你耽誤人家?時,又辯稱:”人家可是新時代的女強人呢!”、”現在女性主義高漲阿!他可不一定需要我!”、或講的跟真的一樣地:”人家新女性才不在乎那張紙呢!”;如果你說:”那下次有沒有機會我們可以認識一下這位新女性?”,那可就又繞回原點了:”下次一定!下次!!”

不然就是裝的一副超有幽默感,而與一般死板火星人不一樣地:”對阿!你怎麼知道我是gay阿?!”地想要以自己跟你亂瞎起哄來搪塞過去。好像跟你玩鬧一下之後,你對於我自己的”誠實”加”開放”,也就不會再覺得有他了!

是阿!gay嘛都是見光死,哪有人會這樣大邋邋的攤在陽光底下講的?!

這群三十歲左右(含以上)的青壯年外星人,可完全不知道現在的時下小朋友,這一群開放到讓你下巴都掉下來的新種外星人,可的的確確就是大邋邋地攤在陽光下講,”阿我就是gay,gay就是gay阿地,有怎樣阿?!”地完全開放呢!

想要裝又裝不像,自己時而自己拿自己開玩笑,然後你認真起來問他是不是gay時又跟你嚴肅的連番否認,好像是要像真正的直人一樣聽到同性戀三個字就起雞皮疙瘩還是什麼東西粘到他身上讓他要拿鋼刷刷洗也不乾淨似的那樣嚴正否認..

其實殊不知,自己的言行正好就是最標準這個年紀圈的老外星人種的反應。



而你說當初我是怎麼慧眼識英雄的?!

要知道,我即使的確是有粉不發達的雷達,但”對於”辨識”B先生的這點能耐我還有呢!..”,況且,套句我那視人過度,不出三句話就能判斷別人性向的高中同學看過B先生一眼後說的話:”他化成灰我都能辨識的出,他百分之三百的是!”,當初我如此對A小姐說..



首載於 2003-07-09
修改於 2003-07-19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