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開始寫這樣的文章構想由來已久,想開這樣的站台的理由也很簡單,因為我是gay。

只是嚴格說來,我並不是一個非常typical的,大部分的人似乎不會特別想到我是,但其實我自覺某些特徵還蠻明顯的,或許,我就是在那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中庸色彩。你要說我很MAN?那是絕絕對對不可能,你要說我很C,基本上來說我也絕對C不過我所認識一半以上的gay。

所以,大家聽到我come out的反應通常是,喔!原來你也是!
”嗯.. 不意外..,但你不說的話倒也沒特別去想過..”不知道是這些人因為其實心理上還是覺得好像是一種比較下等層次的生物,還是怎樣的,所以基於跟你的友誼,必須多加後面的這句話..,因為他們打從心裡覺得:沒想過你這麼可憐!

就好像感覺你看一個品學兼優的乖寶寶有天跟著同學一起翻牆出學校時,被其他同學或老師抓到時說:沒想到你也會ooxx之類的一樣。

當然,絕大多數的人可能並沒有這樣的意含,就不過是覺得:”你沒特像!”這樣而已..


不過再說到”typical”,這過去的半年裡我突然地跟了幾個同路人深交後,人家給我的評語也是:你真是太奇怪了!!

連gay都說我怪?!
我到底是怎麼個怪法?!

首先,我從沒去過三溫暖,從沒搞過一夜情,從沒試著網路交友,從不去gay bar傳小紙條認識另一半,應該說,我此生也不過去過五根手指頭數的出來的gay bar次數,裡面包括國內跟國外的,但目的都可以說只有一個:就不過想開開眼界看看各國的gay bar長的是什麼模樣,裡面的人是什麼模樣罷了,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個跳舞的purpose,跟去其他的pub沒有任何不同;然後,我甚至討厭去加州跟亞力山大世貿店,不管是從以前我加入的是加州還是後來變亞力山大。因為我討厭在更衣室或浴室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瞄來瞄去!!

再來,我從沒去過新公園,第一次搞清楚原來bbs上大家說的”公司”是指新公園還是從公視的孽子看來的。而孽子還不只是讓我開了這個眼界而已,我更從來不知道原來gay還流行那樣一起在pub裡面跳恰恰?!我常跳舞,但我不大會跳恰恰,甚至,每次再外面遇到一大群人跳同樣自編舞步的恰恰總讓我覺得:”真是夠了!你們一定要一大群人佔掉這麼大的舞池嗎?別人都不要跳啦?!”,除了這樣的感覺之外,我還真是不知道:”原來這些人是gay”?!!


但你絕對不能說我不是,我交過兩個男朋友,只是有別於這些人在各聲色場所尋找伴侶,我的則是用長時間的認識與了解,從朋友進展到下一個層次的交往的,而且,這些人一律都是長期在我身邊的朋友,也才能達到這樣所謂”長時間的觀察”。

更不用說我從小到大喜歡過不知道多少個男生,只是同樣的,他們不是同學、當兵同袍,就是同事。一定都是我身邊可以觀察到的對象。而不是一夜情緣,沒有姓名只有綽號或abc來路不名的人士。

而所謂的觀察,也不是觀察”他是不是?”,而是觀察”他的優點”跟”我們適不適合”!


你說這樣的關係如何?雖然我現在已經單身一段時間了,但過去的這兩段其實還都在一起蠻久的。而該有的性生活或其他,我們也通通都有。

所以也有朋友在我come out的時候問:”你真的確定你是嗎?”
我笑笑的回答:”Ohhhh, yeah! I’m sure.”

人家再問:”我不是單純指你確定你喜歡的是男生,而是...did you..? I mean..?”
我再笑笑的回答:”Ohhhh, yeah! Of course ’we’ did...”


最後,幾乎我所有的好朋友都知道我是gay,而且也都知道”Yes! Of course we had sex!”,我對這個可一點也不避諱。(當然,好朋友的定義跟朋友遠遠不同,所以並不是阿貓阿狗都知道的~~)
只是,開放歸開放,不避諱歸不避諱,我卻一點都不希望成為那種電視或電影裡面,那種朋友90%是gay,或甚至住在同志社區裡面的那種人。

我一點也不羨慕這種,甚至反而覺得,這就有如殘障的人,所以就好像只能跟殘障的人一起作朋友,因為同理心,因為自己覺得自己不正常,或因為受到歧視之餘,因為受挫受傷或怎樣的所以自憐自憫,所以大家”同樣羽毛的鳥就飛在一起”地物以類聚。

我曾跟我朋友說過:”如果這個世界有10%的人是gay,那其實我的朋友就應該差不多這麼多,而且,也應該就這麼多。而不是50%,不是80%!”

而且我又沒什麼不正常,就不過是喜歡的人性別跟你們不一樣而已,為什麼我就一定要自己覺得奇怪,然後只能找”懂得的人”一起作朋友?

朋友說我很像日劇”美麗人生”裡面那木村拓哉一開始遇到常盤貴子,一點都不覺得作輪椅有什麼好不同的那種”心中無障礙空間”觀念一樣,覺得應該世界大同。

不過,也因此這樣,讓我重複這句話:幾乎我所有的好朋友都知道我是gay,而這些好朋友基本上都是straight。
這些可愛的straight,也因為我無障礙空間的觀念,非常能夠接受我,因為覺得,我們真的沒什麼不同!!


只是,所以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我跟一般的gay好像大不同,也同時,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好像其實跟那些永遠是”同樣羽毛的鳥才飛在一起”的人差很遠。甚至可以說是,有一點點認識不清(?!)

所以跟我認識的gay friends說我很奇怪,我比他們要”勇敢”地come out of closet,但對於這個群體的活動又非常地不active。
知道我性向的大部分是異性戀,因為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異性戀;然後我總是對於參加一群同志聚會,一整間妖氣瀰漫的感覺讓人覺得萬分詭異。

所以才常會出現”誰說gay一定要這樣的?!”,然後gay friend回:”只有你不這樣!!”;”gay都是這樣?!”,然後gay friend回:”是的,gay都是這樣”的對話。


所以我真的很奇怪嗎?
或許是?

我真的是gay嗎?
一定是!

其實,我想這麼說,我可能不是個”標準”的gay,但你真的不能說我不是!!



於是,某天我一個要好的朋友問我要不要一起合寫一個站,題材大概是每次挑一個主題就男人跟女人的關點,就不同性別的出發點來看一件事。

不過當我們要決定站台名稱的時候,當我提出”火星與金星的連線”這樣一個我自覺還算蠻完美的主題的時候,沒想到遭到這死黨無情的羞辱:”不好不好!說什麼我也不能茍同你可以以火星人的身分發言!充其量你只是半個!!”

所以,that’s it!

突然間我更加明白,也更加想落實我一直想寫出的這樣一個主題,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 Then, what about those in between?!


我想寫出一些心中想講的話,我想寫出這些過去我跟straight交朋友的有趣事蹟,我想寫出那些我對自己該屬於的那個世界的迷惑與微薄了解,寫出一般人對”gay都是這樣”的stereotype、一些偏見,同時告訴active gay,”真的也有這種的”,或,讓更多的gay來”教導”我,其實”那樣才正常”~~


So, Ladies, Gentlemen and those UNDICEDED, please take a seat, HAVE FUN HERE!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