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ardo Velasco (2).jpg


日前在回W皇要求快快重開舞曲介紹的留言中提及因為內憂外患(??現在的中文程度極差!)各種紛擾因素下,導致今年下半年有段不短的期間可以說是跟舞曲或舞會有點斷層,別說是接連著取消了紐約朋友的邀約、大大地減低在本地"趴場"(是這樣講的嗎?我想我好幾年來一直以為那指的是人家新聞裡在家或在旅館的sex party...結果原來不過是clubbing阿??)露臉的機會,甚至,連在家聽舞曲或整理/挖掘新音樂的心情也沒有。

真的要很有條理的解釋為什麼其實不大容易,也甚至有一陣子以來被我數度取消旅遊計畫的紐約朋友以及極少連絡的台灣老朋友(或其實甚至自己)都開始懷疑我有了憂鬱症。(最後朋友很搞笑地在發現我對血拼仍鬥志高昂而判定我沒有落入那"對以往有興趣的事物突然失去興趣與動力"的標準判斷法則之一也因此應該是再怎樣不快樂也還不到"憂鬱症"的程度)

突然覺得不快樂的理由當然跟匈牙利先生的關係有相當程度的關連,但真的說起來如之前不知道在哪裡說的在暑假過了32歲生日後突然地覺得自己的確是"over the hill"也同時似乎很多人生想做的事情並沒有做到也同時很多東西都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跟階段而感到為之沮喪比較有關。(至於為什麼突然在32歲而不是30歲地來發生,我也不知道。也當然again嚴格說來感情也會是那些繁雜、感覺"不上不下"或"卡在一個不得動彈的status"的事項之一。--> 其實嚴格說來會突然有強烈的感覺當然是有原因的啦..)

另外六月買了一台新的apple但在新舊電腦交接之際轉檔跟整理檔案就已經夠惱人又還沒做完時跟著我有六年了的舊apple就這樣的掛掉也是令人更是提不起勁來,除了檔案的遺失外另也突然有種"end of an era"的感覺(大概的確就是在那種情緒下更是會把什麼東西都放大解讀.. 不過嚴格說來明日報的搬家的確是給人強烈的end of an era的不捨感,也的確一直讓我覺得難以在此另起爐灶哪..)

喜歡的舊音樂在舊的laptop裡,眼睜睜地看著陸續下載來的新(舊)音樂檔雜亂地在那名為"temp."檔案夾裡增加到其實超過千首,卻又沒有動力也不知道從何整理起,然後就在各個管道混音新消息的newsletter不停地"餵食"下更是讓情況惡性循環..

 

也當然地,聽音樂也是需要心情的,心情的不悅自然地讓舞曲頓時成為噪音,而clubbing當然更是如此,一來在今夏Pride朋友的朋友掛點葛屁跟朋友在我面前OD讓我照顧了一夜或多或少在心中留下一點陰影(詳細故事見舊站的最後一篇文章;有一部份的陰影或許是來自當晚因為必須照顧朋友所以得異常清醒而在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下,看到整個club醉的醉用藥的用藥茫的茫,整個的強烈差異對比突然讓我自問"自己究竟在這邊幹什麼?!"..ㄟ..突然覺得這感覺中文應該不叫做"陰影"...),另外也或許是不知為什麼從歐洲回來後出去的三次party(以整個夏天跟秋天跟我的"好動外向"來說這頻率簡直可以說是低到跟宅男有的拼~)沒有一次玩的盡興,首先是不知道為什麼音樂跟舞客總是不大對,不知道是我的運氣真這樣背還是在這迅速變化的音樂市場中短短個把月的東歐純樸鄉下/海邊渡假之旅讓我跟都會gay world已經有了嚴重斷層而完全無法appreciate那些音樂,一下子我突然覺得回到那千禧年左右台灣從北放到南的恐怖monotone的電音舞曲或在歐陸讀書時straight友人聽或參與的rave party的音樂而讓我是怎樣也舞不起來地只能在那邊左點右點當壁花(那三次的DJ其實的確都是歐陸DJ或跟歐陸有相當的關連..),另外也同時其中的兩次是匈牙利先生喝到醉到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其中的一次跟他的朋友在舞池裡跳異常恐怖[另註]而讓我氣到是在隔日對他說我發誓不會再跟他的朋友一起去跳舞!

也因此,最後就這樣地幾乎像是收山一樣的封鞋不跳也不聞有什麼舞曲新消息了! (恩.. 直到上個月萬盛節才在朋友的邀約下把匈牙利先生丟在家裡去化妝舞會~)

 

當然,有時當你停住不動沈淺時才更會發現,這個世界並不因為你的停止而跟著停止轉動,我不主動整理那些檔案,不斷餵進來的新檔案只是擠爆我的暫存檔跟消耗我新電腦的空間而已(目前已經累積到25GB的音樂!恐怖!!)。也當然,其實在這段期間仍不失好聽舞曲的產生,而這絕對不能不提其實在約半年前就開始展露頭角的Lady Gaga,以及again,早在一年前就被我說會大復活的Britney稍早發的專輯/單曲。

不過,因為稍早阿尼問到那我不慎喜愛的女歌手的混音,而讓我想起了這位其實很令人振奮的DJ Mauro Mozart,所以我們就先由這位DJ另外重新混得超贊的歌曲Danz (Devotion)來當我們重新開啟單元之作吧!

 

說起這位DJ Mauro Mozart,老實說除了他人來自巴西以外,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不過從稍早不知哪裡得來的一首Mariah Carey的Touch My Body Private Mix,讓我是當場"驚為天人"地把他的版本封為繼當初介紹過來自Toronto的DJ Cajjmere Wray的混音版本以外的最佳版本!! 說來也奇怪,這首很受歡迎的"Touch My Body"不管官方混音版本或private mix可是超多,可是卻即使是幾個官方版本到幾個知名大製作(如過去Mariah Carey愛用的御用混音製作人David Morales)的版本都難聽的有如噪音(混音版本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Touch_My_Body#Official_versions)。 而Mauro Mozart卻很成功地將circuit party固有的tribal跟big room效果融進他的混音去,而自然地達成high的感受,然而中間又有前陣子那歐陸喜歡用的清亮樂器鳴奏聲(尤以西班牙與義大利的clubbing舞曲為最),可以說是令人耳目一新的high歌。而在後來搜尋企圖掃盡他所有製作的混音後,發現Mauro Mozart的色彩相當鮮明,前敘的聲音效果幾乎可以說是他的註冊商標,而除了Touch My Body之外的其他幾首知名歌曲的重新編曲混音也都相當熱情有勁,其中尤如阿尼當初問的Natasha Bedingfield的混音更是讓整首歌完完全全地"脫胎換骨",真的是非常地sexy!!

而這首其實是來自德國的Syke N'Sugarstarr的Danz (Devotion)大約是去年的這時發行並開始紅遍歐陸的舞曲。其中最普及的版本除了原本自己的Original Extend Mix外,大概要屬來自漢堡"據說是知名製作"的德國DJ Jerry Ropero,特異用括弧一來是因為"據說"的確是無法確定(並沒有真的知道他做過什麼異常知名/popular的歌曲),二來是他便是當初我自歐陸回來後那敗興而歸的"三連敗"三次party的其中一個DJ(當晚的音樂真的是難聽的要死!),最後,當然是即使Jerry Ropero的Danz已經大概可以算是他此生混出最佳之作,卻並沒有這位巴西DJ Mauro Mozart的版本來的暢快淋離!

這段時間,我真正吸收的新曲不多,不過這首歌跟Lady Gaga的Just Dance卻又是讓我每聽必晃腦手舞足蹈的歌曲!(這樣說有沒有給暗示了?我們很快就會介紹到Lady Gaga的..)

所以廢話不多說,還是快快來介紹歌曲吧!

 

Syke N'Sugarstarr Danz (Mauro Mozart 08 Private Mix)

 

Syke N'Sugarstarr Danz (Devotion) (Original Extend Mix)

 

[註] 所謂跳舞異常的恐怖其實很難正確地用言語形容,不過真要我說大概就是Paris Hilton加上Lindsay Lohan之類的party酒鬼已經醉到東倒西歪又不知道身在何處還要東撞西撞地撞舞池裡的其他人,要不就自以為sexy地跳黏巴達貼舞,但卻因兩人都其實已經醉到站都無法重心站穩所以不是跌跌撞撞地向某方倒過去(而更撞到其他人),然後因此受到舞池其他人的"異樣眼光"(講異樣眼光其實是說得好聽,基本上就是dirty look)

匈牙利先生有時覺得我很"uptight",我卻跟他說我認為凡事都該有一個界限跟規範在,within the boundary也可以玩得很盡興,而不是完全像脫韁野馬或甚至在公眾場所make a scene。畢竟,跳得好跳得sexy跟群魔亂舞都可以引來注目或甚至燈光,但在燈光下你希望被人看到的是哪一個?[另註] 也許我真是太標準死要面子的獅子座吧!?

[另註] 突然想到某次匈牙利先生自己跟朋友外出(我待在家裡所以無法像平時跟他出去babysitting要他少喝兩杯),結果喝得滿臉通紅黑眼圈跟皺紋滿臉外加身材走樣的匈牙利先生跟朋友的照片被event promoter給貼在臉書上,事後我的朋友在跟我在電話裡討論並閱覽該次活動的照片時,嘴賤的朋友根本沒有認出那張恐怖的照片是匈牙利先生,並在一頁頁網頁翻去的時候大叫"這是什麼鬼活動?!這是妖怪圖件嗎?!!"
而當我告知匈牙利先生他的醜態被放到臉書上時,匈牙利先生根本完全不記得有照相這回事 (p.s 相片還不是那種活動側影的相片,而是比較像"紅毯大道",被攝影師"欽點"的人還會在某個特點擺pose讓攝影師照相的那種,所以看看他到底醉到什麼程度,連這樣都不記得!!)。也所以當匈牙利先生知道我認識攝影師也認識活動主辦人希望我要求他們把那張恐怖的照片移除時,不但斷然地被我拒絕,甚至還說其實應該把那張照片下載下來當桌布,天天開電腦都看到自己的醜態而引此為鑒以後知道在外玩樂要節制!again!"在範圍之內"玩樂哪!

 

[寫在最後] 突然發現原來這邊的編輯功能可以讓我manipulate文章發表的時間,這樣剛好讓我一面重新開始介紹新歌的同時,慢慢回去重新把當初Pride期間一口氣連發卻沒有介紹完整的幾篇文章重新補齊。不過既然是舊歌了,我應該會把文章插在十一月底到十二月初之間,如果看到那幾篇被調到前面來的,有機會就點進去看一下真正完整的介紹吧!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goldenchild
  • 看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的現場表演,最喜歡就是Lady Gaga的just dance了!!
    聽一起就朗朗上口,身體也會隨性舞動。

    MV頗有以前搖滾樂團的感覺。跟我以前很喜歡的卡通JEM有像。
    http://tw.youtube.com/watch?v=11VX4rWIWOY
    不過只是我自己的感覺啦,我聽歌的品味一直都很復古XD
  • 阿尼
  • 你果然真是大師,解開我的謎了。那天晚上我聽到Love Like This就是Mauro Mozart的版本加上 Johnny Vicious,所以我才覺得很長很長,但HIGH好久。這兩個版本一起剝真的好聽,把Natasha那個煩人的聲音都模糊掉一大半了。

    不怪你,我也不喜歡Natasha的歌,她的歌都只有背景音樂及前奏好聽。
  • 哪有什麼大師..不過是party小王子罷了 lol.

    不過Mauro Mozart版本的Love Like This真的是非常sexy吧! 甚至聽不出來是Natasha的歌呢!!

    倒是我有點訝異你在西雅圖可以聽到這樣的音樂.看來我對西雅圖的gay club是有一點看扁了:p
    (過去幾次Vancouver的gay club經驗真讓我覺得簡直是joke!:p -->後來聽好朋友說在Vancouver還是得去straight club跟女生跳舞才會玩得過癮p.s mixed crowd)

    marsnvenus 於 2008/12/12 00:36 回覆

  • 阿尼
  • No No No...不要太高估西雅圖的Neighbor (最紅的舞廳),我想是因為Halloween Weekend有請厲害一點的DJ來播歌。現在人回到東岸,DJ的水準又恢復到令人期待的指數,上周就在DC的TOWN去見識了Raphil Rosario,聽到了stay in love remix,還真是不錯。

    真的當時,根本聽不出來是誰唱的,也不知道是哪一首歌,只因為是聲音有點破鑼嗓,而隨後接著有撥歌唱的版本,所以我才認定也是Natasha的歌,不過也不知道是哪一首

    ps. 如果是瑪麗亞凱莉或Beyonce,我也許猜得出來。先天我在環球Abel那場不就認出來好幾首。
  • 有..說實話當時我還覺得你挺厲害的! 真的可以用那兩段旋律辨別出來
    不過我想有時候用這些either是sample或所謂mashup的混音方式也是要用到恰到好處.高手用便是既融洽又讓人興奮/耳目一興.用的不好反變成反客為主(用的歌曲該當陪襯卻其實比較紅或比較受歡迎)然後觀眾/舞者以為是某首歌曲正high到一半或自動唱出副歌來時突然一切成別首歌曲.那真的是興頭上的最大殺手!!
    (p.s也當然所以Abel是當然的大師級之一~)

    marsnvenus 於 2008/12/13 21:07 回覆

  • W皇
  • 看來 @會重開這很受歡迎的『同志搖擺』單元,朕的聖旨催逼原來也是原因之一。朕的幾句話,讓趴場大師復出,真是造福了大眾‧‧‧ (自鳴得意中)
  • 很受歡迎?! 不也就只有皇上在看而已?! lol

    不過既然是皇上欽旨.豈敢不辦?

    話說回來貼照片或這樣介紹歌曲就呼攏過去的文章是最不耗時間的呀!(總比叫我寫和番日記來的簡單的多~)

    marsnvenus 於 2008/12/13 21:16 回覆

  • *W*manizer
  • 順便問一下,哪裡可以看到匈牙利先生'喝得滿臉通紅黑眼圈跟皺紋滿臉外加身材走樣'的照片,偷偷給朕一下那個 promoter 的 facebook link 吧;?

    不然每次看到的匈牙利先生照片,包括他的小孩都帥到不行,實在令人對 @又忌妒又羨慕‧‧‧
  • 每次看到匈牙利先生照片?! 皇上是到底看到過幾次了阿?

    而且.前次留言不是才說你以為匈牙利先生老早就超過四十歲了.言下之意不是"他看起來很老"嗎?是忌妒到哪去了?:p (說真的他的變老是所有的朋友都同意的..)

    至於那臉書的連結就算了啦! 我說是這樣說.但他丟臉其實就等於我丟臉阿!!
    不過說到拍照.上週出去玩時event promoter請來的攝影師感覺整晚追著我拍追到有點誇張的地步
    本來我在mezzanine跳本來以為是一般的舞台燈打來.結果發現竟然是閃光燈.也因為其實那邊一堆人本來也不真的覺得是在拍我.只不過在我躲到一排人牆後.攝影師竟然從遠方走過來拍.讓我只能開始跟他玩躲貓貓.見光閃人/轉身/閃臉(大概跟布希躲飛鞋的閃躲身影一樣反應機靈).最後以為人家放棄了.沒想到後來更晚當我們移到主舞池.又發現他竟然整個人站到DJ Booth跟音響上去拍..

    說實在的我很不喜歡那類的活動花絮的照片.在那種燈光不夠也不均勻的場合.真的有極少的攝影師可以用極佳的相機跟照相技術把人拍的不會像是被鬼打到或是得了癌症快要咳死的氣色..
    因為其實不知道當天的event promoter究竟是誰.也不知道到底是會把照片貼到哪去.只是在猜臉書的機率相當大.現在是讓我在想是不是該重新activate我的臉書帳號..

    marsnvenus 於 2008/12/18 21:35 回覆

  • 中西部可憐蟲
  • 看到前面一半的文章
    還以為咱們的 party & dancing queen 終於決定要洗盡鉛華,
    退隱加入我們村姑一族
    但想想不太可能
    Paris Hilton 有可能會到佛光山出家嗎?
    想到那畫面就覺得有趣
    村姑生活是很危險的, 趕快回舞池吧... XD
    你的更年期憂鬱來的太早了一點吧.. 呵呵
  • 哇哩咧... 竟然這樣講. 你是皮在癢了是吧?

    更年憂鬱其實差不多阿..畢竟已經在over the hill之年.頓時覺得人生已經走過一半(其實是以上)但卻好像有很多夢想未完成

    覺得有雄心卻又力未逮.或明不覺得想要家庭卻突然發現繼子/繼女已經要小學畢業上中學..突然像個異性戀遁入家庭甚至還比一般年紀同學要在更前線(以前只覺得明明自己還在玩但沒想到朋友/同學已經生小孩甚至在準備英語幼教班要讓孩子贏在起跑點上.結果突然熊熊發現自己是明明並不覺得有小孩或甚至該有小孩.卻已經在面對"大學教育基金".這能不憂鬱嗎?!)

    marsnvenus 於 2008/12/24 13: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