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00d83451c50069e20105362890e5970b-800wi.jpg


先澄清並不是匈牙利先生跟我,所以不需要嚇一跳。(但另一方面也並還沒有準備寫我們兩之間的事,所以...)

高中同學在美國的感恩節long weekend到Toronto找我,對於在北美沒有其他親戚的朋友來說,我們的交情超過了我們年紀的一半,加上從高中大學當兵就業再到留學與移民在外國工作一直保持相當密切的連絡,說是我半個兄弟也不為過。
也因此在朋友北美沒什麼親戚加上感情觸礁的情況下,遇到有如台灣親人團聚的三大節日(中秋、農曆過年)意義相當的感恩節,來我這邊晃晃兼散心也便是自然的安排。

朋友來訪期間我們天南地北的聊,真是忽然之間覺得我們都已經長大了(其實是變老了..),感慨歸感慨,還是極盡所能地開導他,希望他勇敢跟堅持。

 

同一週,深陷在感情漩渦中的不只我的高中同學,在美國感恩節當天匈牙利先生的一位朋友接到目前分居的"前夫"自分居以來的第一通電話,告訴他希望兩人復合重頭開始,並"限期"朋友在週日晚間之前給予答覆,若朋友的答案是YES,則前夫便會主動跟目前交往半年的對象立即分手~

話說匈牙利先生的這位朋友在三年前不聽所有身邊朋友勸地決定跟當時才dating不到半年的索馬利人結婚,結果兩人在今年四月簽字分居。

雖說我們很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將刻板印象一股腦地傾倒在一個人身上,不過這位來自非洲的穆斯林/阿拉伯黑人,倒是圈點了所有這個宗教跟種族所有負面的特色,不僅在這段感情中朋友有如標準的穆斯林宗教思想中的女人一般地淪為男人(丈夫)的附屬品以及財產,隨便讓人呼來喚去(其實這點跟古老中國男人與婚姻似乎也有那麼一點相像),甚至隨隨便便地被動粗家暴,而中間生活的習性與行為更是有如海盜一樣的惡霸(那"限期"給答案的行為不其實正是海盜的行為表現? -- 跟我"限期"你三天內繳出贖金否則我便殺了船上的人有何不同??!)。

聽到朋友前夫這樣的"海盜式"告白,我突然地一股火冒上來說"這根本是狗屁!先別說當初你們結婚的兩年之間他怎麼對你,如果他現在真的那樣在乎你,那麼應該說出"I'm truly sorry and I've changed; yet I know your concern and you just take all the time you need to think about it, okay?",而不是什麼"I want an answer by Sunday night or I'm moving on!" 也另外同時,這"前夫"事實上老早就moving on了,否則分居半年哪來的"交往半年的新男友"咧!? 又,如果朋友的答案是Yes這"前夫"就要把新男友給"馬上甩掉"的話,這樣代表什麼?他只是在玩弄人家?還是又是這標準的穆斯林男人主義作祟,認為其他"女人"都不過是可以隨便disposable的附屬品?

想當然地,我也是希望他能夠勇敢跟堅持下去。

 

無獨有偶地,同一週末另一個朋友也有事發生,算是有一點點半同居的朋友男友突然莫名奇妙地在工作時用MSN跟在家裡的朋友說"我要你滾出去,在晚上值班回家時希望不要看到你",結果當得知我朋友馬上開始拿行李箱打包時,竟然發怒地說"我只不過是開句玩笑話而已!你怎麼可以連打電話跟我確認都沒有就直接開始打包走人?這樣證明你其實可以隨隨便便輕易地離開我,我想我們得好好地想想我們的感情是否值得一直走下去.."

接到我朋友的電話時,可以感覺朋友幾乎可以說是氣到在發抖,同時又有點含淚地說,怎麼會碰到這樣retarded的人搞出這樣的drama來?!

 

只能說這個US Thanksgiving weekend真是好樣的!而面對後面兩個朋友不約而同地問我跟匈牙利先生究竟為什麼可以這樣地一直走下去,我想了很久地回答說:"因為我傻吧!"

不過,說真的,比起身邊的朋友,雖然必須說我跟匈牙利先生也是有數不盡的問題並常讓我在想到底未來會是如何跟平時吵到想把對方給活活掐死的時候,還是得說其實我們的確非常地thankful for having each other.

 

而文中一開頭的朋友在假期結束回美國的第一天晚上便打電話告訴我說,他把假期前幫男友買的褲子拿去退了。當salesgirl問說退貨的理由是什麼時,一向保守不論在工作職場或在外都要裝"straight acting"的朋友幽幽地回說:"因為我們分手了。" 於是salesgirl噗嗤一笑但又馬上覺得不妥地靜靜收下那條褲子明顯size不是給我朋友(朋友size大約跟我差不多,但男友是標準美國南方red neck,又高又壯)完成退貨手續。

電話中聽到朋友竟然這樣大方地對零售店的售貨小姐come out並說退貨理由是"因為我們分手了"的我其實也不禁噗嗤一笑,然後兩人就這樣地突然笑開了。

我想,再過來的短時間內朋友或許會相當痛苦,但我相信,再過一陣子he will be fine!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J
  • 算你狠!我果然被標題騙了...乍看之下大吃一驚,還想說上次在MSN上碰到你的時候你還說你們兩個很好﹝不過那也是夏天的事了﹞,怎麼突然來個大炸彈。事實證明標題果然是用來唬人的...
  • 阿尼
  • 你的標題真的讓我打冷顫了幾秒,真是豬頭
  • W皇
  • 『我們的愛若是錯誤,
    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
    朕最近心情已經很惡劣了,不知為什麼,這首歌還一直冒出來,在腦海中迴盪不已。前幾天還在 Fali的網站留言,哭倒一堆世界古蹟,現在正被 UNESCO列管通輯中 XD

    真難得你又回來繼續寫了‧‧‧

    說到加拿大允許同性婚姻幾年了,沒想到這效應連台灣都感受得到。到『新鮮』酒吧,只要被發現是加拿大人,一堆小妖精都搶著要去搭訕 (很多真的沒禮貌到極點,沒看到朕和人家正講話講到一半,也插嘴進來,完全無視朕的存在)。上週和一個來自魁北克的小可愛吃飯,也沒要和他怎樣。他中間竟劈頭一句:『很多台灣男生想和我結婚,然後可以和我一起搬到加拿大。可是我現在根本不想結婚,短期內也不想搬回加拿大。』我淡淡的回答:『我已經有個可以四處旅行都免簽證的護照了,不需要靠和任何人結婚去弄一個新的國籍,我也住過加拿大了,退休前沒打算搬回去住。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才認識你,所以也沒和你結婚的打算。』(事實是他年紀子朕小太多,朕不喜歡 babysitting)。感覺有的『西餐妹』急著要“嫁”到國外,把我們國家 G圈的臉都丟光了 (雖然這些大概只是少數)。所以啊,@ 以後帶匈牙利先生回台, bar-hopping時要小心一點‧‧‧

  • 哭倒一堆世界古蹟? 皇上是搖身一便成孟姜女嗎?:p

    你寫的狀況其實很值得拿出來深論哪!:) 印象以前在明日報時也看過其他些文章.看看這些either是已經在跟外國人交往或一心想跟外國人交往.然後對國外有期待/期望的.有時真的在想.這跟那堆當年在凱悅或Juliana Taipei打扮入時的年輕妹妹們真的是沒有兩樣
    (真的這些人的行為跟馬英九的賣台是不同層面但本質相同哪!:p -->都把台灣的名聲給矮化了~)

    另外同時更重要的.這類人有個很大的特色便是其實我想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英文能力都還是很有限吧! (該說是其實可能比起一般人敢講也盡力在講在練.但一方面出發點不對(不管是找外國人練英文還是為了嫁外國人而學英文)一方面整個視野也都不對(底子也不夠同時努力或最後學會的英文能聊的東西都相當淺).最後常也就給人感覺像是那種東南亞在賣的(只會炓那麼幾句或幾個字眼)或一些最後真的如所願飛上枝頭(?)嫁出國但難以融入外地(甚至其實丈夫還難把你帶出外到正式的社交場合)結果在家裡當貴婦還來組個海外華人貴婦團每天通電話講國台語或三天兩頭串門子打個牌..)

    真的要搶我想這些"小妖精"(直接用W皇的用字)應該是很難跟皇上您搶吧?(除了年紀啦..:p)

    話說回來.我猜你聊天的對象可能在我的extended network裡:p
    如果是我知道的小可愛(不能真的算"認識"),我想他是跟一心想嫁出國的"小妖精"剛剛好的完全相反--想搬到亞洲(尤其是台灣跟香港之類的地方)然後尋夫定居

    之前因緣際會在extended network裡認識了一點這樣"對亞洲人(尤其對台灣人)友善(或說有興趣)"的白人.不是前仆後繼地交換學生到台灣去或到台灣當外籍老師(有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何嘉仁或長頸鹿之類的地方).也算是另類"社會觀察"吧!:)
    這些人最後目的都是想找個男朋友(或hottie),然後定居下來.. 大概可以說是這"中國熱"或"東方熱"的新變種版本~(或是激進版本)

    p.s 你說得那專給西餐妹去的bar(另外在我那個年代好像還有什麼the source之類的地方). believe it or not, 我這輩子還沒有去過那些地方 (again,去bar的"目的"或"出發點"很明顯地並不相同...)

    所以將來如果真有回去可還需要人帶路咧..

    marsnvenus 於 2008/12/13 23:19 回覆

  • 中西部可憐蟲
  • Dear @,

    家中有事, 所以很久一陣沒到處留言喇賽
    一進來也被你的 title 嚇到了... @@
    不過怎麼這麼巧
    你的高中好友竟然也是圈內人
    真是十年修得同船渡, 百年修得好姐妹.. (喂.. 別亂用)
    但是你朋友 come out 的方式也太令人傻眼了
    南方 red neck, 又高又壯.. 聽起來還不錯,
    恩.. 介紹給我吧.. XD

    BTW, W 皇, 你何時又回到台灣逍遙了?
    台北的那些小妖精就靠您來調教一下了... 呵呵
  • 我們曾經數過.. 我們高中班上應該至少有8~10個
    算是比例高的可怕的班級吧! lol.

    marsnvenus 於 2008/12/18 21:11 回覆

  • *W*manizer
  • 真是的,朕不是說過 (好像是在中西部他家那邊的留言)『朕是從小受儒家教育,在八零年代長大的小孩,一向溫文有理』。就算想水小妖精們幾巴掌,大概都會忍住。不像你們這些年輕人,若要學小甜甜跳 Womanizer,管他 sauna 裡有沒有其他人,大概就跳了起來。不像朕‧‧‧

    @ 不可能剛好認識這魁北克小可愛吧?難道他也是家裡兄弟姊妹很多,然後也曾在新加坡當過交換學生‧‧‧

    嗯,朕回台灣是家裡有事,這邊也有假。外勞也是有假期的 (除了是不小心被騙來賣淫的之外),okay?
  • 阿.. 你在講什麼阿? "我們那個年代長大"的小孩應該是在外面乖的跟什麼一樣,怎麼可能在外面跳起舞來阿?

    不過反正魁北克小可愛也不過是extended network..就別追究了吧.. (倒是.. 皇上發表完那番宣言後結果"下手"有比較順利嗎??:p)

    marsnvenus 於 2008/12/18 21:14 回覆

  • 阿燉
  • @大的西裝教學等很久了啦~怎麼到現在都沒聲沒影呢~ =口=
  • 因為當初寫的草稿隨著電腦去了.. 一直覺得很無力再來寫一篇如當初內褲文之類的"論文"鉅作.. 這可能真的要再等等了..

    marsnvenus 於 2009/01/10 22:40 回覆

  • 蛇王
  • 我也是真的被你的標題騙了,真過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