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00d83451cc7469e200e554d4456a8833-800wi.jpg


本來應該是介紹Lady GaGa的(文章也寫了80%了),不過因為突然"終於收到"這首找了幾乎半年之久的歌,因此改來介紹這首由老牌合唱團Culture Beat在今年重新出擊的單曲"Your Love"。(另一方面,其實非常訝異"Just Dance"在強勢夾攻下還可以繼續在Top5往前挺進,我們來等等看他究竟有沒有機會拿下第一好了!:p)

說起德國團體Culture Beat可能知道的人不多,老實說我對他們的了解也不深,只不過,如果說起他們在90年代中期的冠軍單曲"Mr. Vain",可能知道的人就比較多一點了。
嚴格說來,Culture Beat就如同同是來自德國的團體Real McCoy一樣,在90年初期到中期因為類似的歐式house舞曲曲風當道下,而突然地這樣紅起來。而之後也因市場的風向轉變也就無疾而終地消失。於是前者有"Mr. Vain"後者有"Another Night",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One Hit Wonder"團體。[註一]


"Your Love"可以說是Culture Beat消失在市場上多年後,於今年08年春夏之際準備絕地大復活的主打,雖然說輕快的曲風是讓他們贏得一些注意,不過或許是有些"太過復古"的編曲卻讓整首歌顯得老感。也當然,我們今天要介紹的不是Culture Beat自己的混音版本,而是經過major整型手術後的版本。

說實在的,能被Offer Nissim"欽點",我覺得是Culture Beat三生有幸。也同時經過major整型手術過後的悅耳度與好感度大增,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Culture Beat從來沒有計畫把這個版本納入混音單曲? 我相信這樣的話這首單曲的詢問度跟排行應該都會有相當不同的結果。(當然也有可能是Offer Nissim把版權給hold住而放到現在才出版的這張混音選集中~)


"Your Love"不但是讓Offer Nissim欽點來重混,甚至還在今夏的Pride季節在他的夜店巡迴旅中當成登場曲(從Rio到Toronto到NYC等)。而我有幸在今年參加兩次Offer Nissim的party中,即在Toronto Pride Week的終極派對中聽到這首歌。

以下便是Offer Nissim在Toronto Pride Party的影片:


除了這首歌當然好聽到可以讓我在聽到之後瘋狂地在網路上尋找/詢問究竟這是誰的歌並找尋Offer Nissim版的混音外,另外其實老實說這首歌對我有另一番意義的..

當晚我和朋友在樓上俯視舞池並跳了很久,隱隱約約感到有人在另一面注意我,每當被我發現後又趕緊裝作沒事樣。我們就整晚在那你瞧我我瞧你地(大概算是半flirt?)一整晚,直到後來他隨著一群朋友離開了那個位置而止。

當Offer Nissim終於登場,期待了一整晚而情緒跟著整個club的舞客達到沸騰的朋友跟我,這才從二樓移駕至主要的中間舞池去(p.s 過去如果Offer Nissim是跟別人當雙DJ主場,Offer Nissim大約都三到四點才登場;當晚我想我們大概也等到了兩點多他才終於姍姍來遲地出現)。而當朋友跟我才擠進舞池中開始跳,便發現這個擁有漂亮藍眼睛跟靦腆笑容、年紀大概不出23.24歲的金髮男孩,已經上半身全裸地拉著他的朋友向我們這邊走過來..

而其實朋友大概也並沒有真的注意我們的"眉來眼去",就只是很剛好的在high的氣氛下,幫我脫去上衣(朋友自己則是老早就把衣服給扒掉了..)。也就這樣地,我就跟這個大男孩肩並肩/背碰背地跳完了這首歌。[註二]

之後沒多久(下一首歌沒開始多久)就如我以前文章提到過的,朋友不知道究竟在什麼時候加重份量地"補藥"而OD(我猜大概是從二樓走樓梯下去時趁我走在前面等於幫他當遮掩時),所以要我帶他出舞池。也同時到最後我把朋友送回家休息前(或甚至是至今),就再也沒見過這個男孩了..[註三]

不管怎麼說,我想這個男孩definitely made my day!(也marked my clubbing life,算是難忘的一夜吧!)


特別收錄:

Culture Beat Your Love (Radio Edit)

 

Mr. Vain

 

[註一] 你當然或許可以說Culture Beat和Real McCoy另外有一到兩首還算有進榜的歌曲,不過比起我提的代表作,其他歌曲都沒有能夠真的再造如這幾首傳遍整個歐陸到北美並打入所有舞池夜店並可以紅上個至少半年到一年的impact。

[註二] 我想或許這個可愛的大男孩也很害羞靦腆吧!所以其實我們的動作都是很"subtle"的,也所以,其實我們的確就站在彼此旁邊貼在一起(人實在太多,舞池擠到不可能身體不做觸碰),從頭到尾幾乎沒有真正的完整的面對面(畢竟我在跟我的朋友跳,他也在跟他的朋友們跳)。所以甚至有絕多的時候我看到他的背影還比較多一點(如這篇的圖片..)。
只是說回來其實我們的位址幾乎正正的面對Offer Nissim,如果拍這隻影片的人有把鏡頭轉到舞池,其實是絕絕對對可以看到我們..

[註三] 事情過後三個月,當我從歐洲回來後跟朋友提起時,一如我猜測的朋友完全不記得(或甚至沒有注意到)有這一個男孩。而朋友為自己的OD(讓我得照顧他幾乎兩小時然後最後提早離開舞廳送他回家)感到已經很抱歉,一聽之後更覺得是壞了我的機會。不過對此我倒是跟朋友說我還挺感謝他的,他的OD某個程度地大概是救了我。畢竟我對跳舞好的人抵抗力弱(當然again所謂跳舞的好壞跟好不好看或甚至sexy不sexy見仁見智),如果還又真的長得是我喜歡的型可就完全瘋了(totally a sucker)。 -- 二十一歲時曾經差點因為一個西班牙男孩而要修改自己的旅程追隨他回西班牙去,二十七歲時跟匈牙利先生的初次見面.. 去年到今年初則.. (恩故事沒寫過也..恩.)  所以anyways我想朋友OD的正是時候吧!:)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