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February_ScotSanborn_136.jpg

 

老實說,我並不是真的很想推薦這首歌的,理由是我越來越討厭Peter Rauhofer這個大牌DJ。

 

既然幾次說要把故事好好寫一寫,卻一直沒機會,那麼今天就先簡單的寫一點。Peter Rauhofer在過去兩年以來的風格除了轉變的"越來越druggy"外,從Whitney Houston復出時,因為在北美市場握有"Offer Nissim代理經紀權"的Peter Rauhofer,因為要幫Whitney的歌曲做official的混音(所以當然有錢拿),卻在還沒發表的時候,竟然Offer Nissim已經搶先推出自己版本的混音(換言之是非正式,所以唱片公司當然不會給薪水酬勞),於是因為自知其才華不如人,Offer的版本出來之後大概沒有人會去播放或去聽他的混音版本,於是突然之間拿出"版權"來作為爭吵重點,直接在facebook上用status (像twitter/ plurk的功能)直接展開了隔空的叫囂謾罵: "Offer Nissim是個忘恩負義的狗娘養,自以為在以色列區域偉大就可以隨便愛怎樣搞就怎樣搞,用'偷來'非法的音樂(註:因為沒有唱片公司加持,所以沒有正式版權)去混音,還自己為了不起!告訴你!這裡是美國!!你以為Madonna真的認識你嗎?想的美!他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這一場catfight在許久之後便敲敲落幕,畢竟從white party到winter party,以其其他如新年跨年或gay pride之類的同志舞會年度盛事,其實從前幾年開始,Peter+Offer的搭檔便已經搶進了無數的鈔票 -- 只不過,雖然的確在商業上Peter可能站穩了勇得grammy的頭銜,也的確唱片圈內沒人不知道他,在舞池的世界裡,大家其實想去這一對搭檔的活動,主要的,其實為的是那位不男不女永遠DJ搞得像是貝多芬在台上指揮一樣的手指飛舞的Offer Nissim。

於是Peter也知道現實,自然catfight自動落幕(即使他的確握有經紀權,即使他因此是Offer在北美的老闆與經紀人,也即使在最嚴苛的講起來,他那"版權"論其實在法律上可以站得住腳-->但其實是灰色地帶,因為一來全世界有多少業餘的DJ在拿流行歌曲來自己混音,有多少人正式的付給唱片公司版權?再說,這樣的"侵權行為"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在做利益的販賣,而是在"宣傳",所以從來也就沒有唱片公司拿各地local舞廳小DJ或大DJ沒有繳錢去買版權而就拿音樂來自己亂混的東西去"收費"或"權利金"。--這,本來就是在著作權/版權規範下的一個值得討論的範圍。) 然後又以兩人組之姿開始做巡迴搶錢之旅。

 

而今年稍早的Miami Winter Party裡,因為Peter Rauhofer三番兩次的利用人家white party/ winter party企宣跟活動集團做出的活動招攬的人潮,刻意的在這些活動的週末最高潮,來直接對上硬碰硬搶市場,導致主辦單位直接跟Peter槓起來。先是從一開始就製作網站打擊Peter說他是個滿腦是錢的商人,除了利用同志外,沒有捐過半毛錢做過公益善事。然後在整個Miami party活動區散發傳單,最後甚至是直接到人家活動的門口拿麥克風宣傳,並問排隊的人說:"你們難道不知道這場活動並非屬於Winter Party"的嗎?

 

老實說,以這場catfight來說,我大概會覺得Winter Party主辦單位有點"吃相難看"。因為一來如Peter也說,做公益為什麼需要做給你看,還把捐出來的錢換成收據弄大字報給大家看不成?!再來Peter的活動只收45元美金,主辦單位卻要85元到100元一晚,請問你是真的有把我給你的錢多數都捐出去或在你的non-profit活動對同志團體與設群做出feedback,還是其實是付給了其他莫名其妙的組織成員與那些VP/CEO一年高領十幾萬美金的年薪去了?

 

只不過,在對方散發海報宣傳guilt partygoer不要去Peter那邊的活動時,Peter甚至也其實狡猾奸詐的在人家最重頭戲的Miami Beach party上,在整個South Beach用拖曳傘直升機搞來斗大的布條,在那邊飛呀飛的告知:"就是今晚! Peter Rauhofer + Offer Nissim黃金組合"。但當我們人到了,才遲遲發現Offer Nissim遲遲不出現,最後發現,原來他根本不會出席。

失望(外加生氣)的partygoer當然不只是我們而已,畢竟,"大家其實都不是為了Peter Rauhofer來的!",而事後不管他們給出什麼理由(說是DJ有嚴重肺炎住進醫院去了),隨便掐指一算,都該知道在下午的時候當Peter拿拖曳傘大作廣告時,早就知道Offer Nissim這位DJ根本不會出席了。

 

講的難聽點,其實這根本是詐欺!!

 

 

而在五月左右,Peter又再度跟另一個過去合作密切,但這一年在國際上開始爆紅發紫的DJ Hector Fonseca鬧出鬩牆。詳細情況老實說我並不清楚,但同樣的,又看到Peter利用facebook作隔空謾罵,內容大約是"你以為你翅膀硬了就要離開我了?!你,門兒都沒有!"之類的東西。然後扯說他的宣傳海報高捧自己是某個票選的DJ冠軍,但其實根本沒有這項活動等等云云。

 

老實說,至此為止,我已經覺得這位其實是奧地利人的DJ製作人,是一點"品"都沒有,甚至覺得連聽到這個名字都倒胃口。講的難聽,這比起有如Mean Girl電影美國高中女生,還要不如。

不過現在是Pride月/Pride季節,還是讓音樂回到音樂,Let's Dance!

 

附上影片: 這次Peter找來旗下舞曲女王Suzanne Palmer重唱的版本:

 

 

以及原版Pete Heller的版本以及當年Peter在紐約有名的舞廳Roxy關門前最後一晚時播放Pete Heller版本的現況:

Pete Heller's - Big Love (Original 12" Mix)

 

NYC ROXY Closing Party 2007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ig love
  • peter 的big love很好玩,還沒聽之前以為會sample原曲優美的旋律
    結果是sample無聊的vocal,挖勒
    馬上從 歌單掰掰~
  • @
  • 老實說我現在幾乎是完全抵制Peter. 所以朋友邀約去他在Toronto的pride closing party我也不願意去.雖然我知道人會很多.且會有很多hot/cute guys.

    but well.. :)

    p.s 的確是原曲好聽太多阿(或說原始混音版本) 這篇幾乎其實最後重點根本就是在抵制Peter.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