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e22cbd0e0a6f4b17b19bb154d68beb1.jpg 08062559736.jpg


當然,如果你以為所謂的gay clinic是上兩張圖這樣,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Granted,會需要有這樣的"同志醫院/診所"的設計,其實就代表了這個世界與社會仍有不平等以及tolerance的問題。

只不過,Let's face it! 在現在當下連很多人都還沒有對自己家人come out的時候,你覺得有多少人會在醫院,或,即使如歐美有流行的家庭醫師制度,向自己的family doctor come out,然後問些令人臉紅害臊的問題呢?

加拿大的同志報紙Xtra數年前的這篇文章Gay men aren't frank with their straight doctors中,清楚的講述了為什麼gay clinic成立的想法跟他的必要性:

"A lot of young gay men don't have family doctors, they're not out to their family doctors and it's hard to find a family doctor. Combined with this is the need for healthy sexuality for gay men. We felt that the current healthy sexuality clinic could still have barriers for gay men to go there, although they are very gay-positive, but you've got to get people in the door before they can experience that."

 

很簡單的,即使一些醫院診所標榜gay "friendly",同志們可能還是多少心裡覺得怕怕或覺得不安全,所以當同志並無法get in the door時,自然沒有辦法使用到原本希望讓他們使用到的醫療資源。

以下是個英國BBC針對這樣話題的搞笑影片:

 

 

當然,搞笑影片歸搞笑,但現實生活中裡,有多少的"straight acting"的人,在面對醫生時,會不敢去承認自己是gay(甚至還要去裝man裝straight)? 這在普通一般的身體健康及疾病的醫療上,當然可能沒有什麼大不同,但當提到性事,以其尤其是STIs 與AIDS (HIV)等時,如果當病患因為任何理由得佯裝,或不願告知,其實就整個社會的醫療體系上來說,也怕是會出了更大的防範漏洞。

上述的文章中提到: "There are certain things that they will disclose to their family doctor, other things that may not be disclosed for whatever reason. We suspect that a lot of gay men may not be disclosing issues around sexuality to their family doctor, and would be more comfortable speaking to someone in a gay-positive clinic. There are some needs that aren't being met. We have some evidence that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who are at high risk who aren't getting tested for some STIs."

 

而這,我們必須回到過去我們曾經提過,也事實上在我的網友與讀者間,或整個同志社群間,一直以來都有著強烈的不同意見: 同志與愛滋病之間的關係。

過去我曾寫過一篇某個L.A.的(同志)愛滋防範系統,自己做出的一串宣導廣告,結果其實在社區間被公幹的要死: "HIV is a gay disease. Own it, end it."

當然不少運動人士破口大罵這些同志在我們努力的去除"同志的汙名化"的同時,為什麼這些人竟然願意直接公然的把這樣的標籤貼到自己的人身上,或願意這樣的把兩個東西直接的劃上等號??

 

然而,如我之前貼的華盛頓特區(D.C.)的同志單位製作的網站(還請來porn star來示範正確知識),以美國這個首都城市為例,根據最新的統計,整個華盛頓特區的愛滋病感染病患,佔總人口的3%(一百個才三個),而同志間呢? 比例可就要直接恐怖的三級跳到七個裡面有一個!!!

從我當年寫文章讚揚那份文宣跟idea至今,我仍然持同樣的立場。甚至,更堅信,也就是因為這樣,尤其在北美,佐以這些特別科別的診所與小醫院,才能真正的對準瞄準了市場,在性病防範上,達到更有效的功勞。"Face it, Own it, end it." Well said!

而如前一篇文章提到的,如果是在一般的醫院,又有多少人敢去承認,自己吸毒,還用這些異性戀拿來開party跳舞的東西,拿來作性愛馬拉松用途?甚至因此做出高危險的性行為??! 沒有這些的同志診所醫院,我想我們就不會看到如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在過去短短五年內,從紐約到舊金山到洛杉磯整個環境的變遷跟改善。

 

當然另外,除了這些外,我們也不需要講的這麼嚴肅,即便在日常生活,仍有某些領域的疑問,相信一般的同志並不會願意隨隨便便得開口問自己的醫生(尤其是straight醫生),舉凡入門問題如"我想跟我的男友做愛但很怕痛,也不知道該怎麼放鬆怎麼辦?"到"如果我當btm會不會洞被越插越大?人家說一些老同志需要包尿布,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肛門括約肌,是真的假的?",種種其實你隨隨便便都可以看到諸如台灣那種同志BBS或網路forum裡性版一天到晚有人舉手發問的問題,通通都是。

而有很多諸如此類的問題,也即像"尺寸重要嗎?"之類,其實存在著很多的誤解跟迷思,這些都是在這類的同志診所中,你可以跟你的醫生好好討論請教的。

 

除此之外,我去的同志診所,另外也有許多特別的program。有些比較像台灣的熱線,所以他在輔助同志coming out的輔導跟心理建設(包括不管要不要come out,是否因為家裡或任何其他理由因為自己的同志身分感到壓力或有同志認同問題等),或甚至同志父母的諮詢(所以等於是心理諮詢系統單位),以及特別為尤其煩惱多的少年維特們特別開的青少年活動與program,讓這些在剛剛開始認識自我時,不像當年比我年紀可能更大一點的人,只能透過網路IRC,或Netmeeting等,企圖在網路聯繫其他另外遠處的一塊小綠洲裡的駱駝,以達到"認識朋友"."分享故事".或單純"Networking"的目的。 -- 畢竟另外想想,即便現在的時代下的青少年,除了可能學校有一個gay chat之類的社團外,或學校輔導教室,還有哪些地方可以讓你上去找彼此認識朋友? 網交? website?我想百分之99%的那種網路社群,在找的不過是一夜情而已。

另外也有特別為mental health為設立的program,畢竟,我們所謂的wellness,必須由內而外,從身體到心理與頭腦都健康,才是真正total well being。也當然,又回到更之前的話題,包括了rehab program等等(畢竟也得幫助這些人找出根,找出原因,才能知道為什麼這些人--either have low self-esteem or whatever other reasons -- 會需要這些東西,來作一種boost? 而真的得讓這些人達到身心平衡與健康,也才能真正的去斷了那毒癮。)

最後,更重要的,是這類的診所,有附設給變性人的科別,所以從手術前的輔導跟心裡建設與評估手術的需要性以及術後健康以及其他追蹤問題,包括心裡的調整跟調適等等,都是這邊的範圍。

 

而我的診所甚至還附設其他特別科別有如chiropractor (這邊是跟一間教學醫院合作),所以如我自己當初背脊受傷,也即便是在我的家庭醫生診斷後,才轉至這"推拿科別"去看的。

 

不可否認的,一如我們過去所說,gay village的存在其實某個程度是一種悲哀,因為那代表了gaymen必須進城到這幾個blocks裡,才能覺得自身安全不會受到攻擊與負面影響。而這幾年來不管從Toronto到Montreal到New York gay village的日漸蕭條以及gay clubs的downsize跟搬遷,其實事實上都是一整個社會在向前進步的象徵。

 

只是,當今天一個同志還不敢隨隨便便得跟cute male doctor訊問自身的屁股與老二的健康問題以及各種技巧等疑難雜症前,thank god we have these gay clinics! Amen!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