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程度,一直到現在我覺得北美的gay clubs/parties的確還是比較守著這自己發揚出來的House的基本精神,也所以即便現在circuit party的主流是tribal/ progressive house,其實整個感覺都是不變的。(所以雖然是電子音樂,可別以為是Trance喔!!)

歐洲則比較有趣,如英國荷蘭不少club其實一直還在播非常基本調的舞曲,有如90年代的舞曲或是標準的euro-dance (euro house)類型舞曲或甚至不需要混音(如Bryan說得: Kylie、Kylie、Kylie),不過當然也另外有比較新比較“trendy“一點的: 或許因為Trance大行其道的關係,所以比較流行的也是如Trance“表兄弟“的Acid House、Garage House、Hard House到比較techno的音樂等(但當然,也有Tribal/ Progressive,畢竟是這幾年主流∼)。

只是again,接近歸接近,相像歸相像,撇開當然有些歌曲大紅時各地的club都可以聽到稍微不同變形的混音,你還是可以說歐洲的gay clubs還是並未真的偏移House的風格(亦即,並非Trance)。
(也所以,前面提到MOS的音樂並沒有完全否定,因為畢竟會有些大紅的歌曲出現各種混音版本或因為有一些遊走在邊緣的hard core House或light Trance出現在Gaybars。只是如果你是照MOS出的Clubbers’ Guide聽音樂追歐美流行,我會跟你說裡面恐怕只有10~20%的音樂跟Gay music有重疊。)

也所以,從倫敦到阿姆斯特丹再到巴黎,你可以發覺如上述,有播放“很像Trance“的快拍或重擊混音音樂的,但其實卻並不完全真的是Trance音樂。
而那從國外紅到台灣被台灣視為瑞舞派對之神或國外電音教主之類的音樂譬如Tiesto等人,則事實上,其實非常.非常.非常的straight。(而事實上因為House到後來成為流行舞曲的主流,也甚至開始有變形有另一支“比較straight“的House風。)

這類的大型戶外Rave party不管是從歐洲IBiza還是到美國東岸Miami或西岸L.A.,其實你真的去看,會發現參與派對的大宗男女其實是異性戀而非同志。
更甚者,在國外的所謂Rave Party參與的年齡層相當相當低,可以幾乎說是如以往美國Miami的Spring Break那樣的瘋狂人潮一樣,青一色的年輕人。而如果你要到紐約的gay clubs到Miami參加White Party,首先請先口袋麥克麥克,同時不要預期你的平均舞客年齡是20歲的小可愛們。(註二)


回到多倫多的“club種族歧視事件“,該篇local報紙文章的作者即在聲援club owner,本來一個club的老闆或是party的舉辦者就有權力選擇自己想要的音樂類型、派對走向,甚至,是希望的舞客的背景。-- 而這邊我們必須很平心靜氣很中立客觀地說,的確,以前多倫多的gay village從來不需要駐派警力也從沒有滋事發生過,黑幫音樂卻的確帶來了不必要的客人,不管是單純地騷擾沒有雷達的他們看不出是lesbo的漂亮女人,還是到滋事打架。所以整件事跟種族歧視沒有關係,但卻跟這類音樂就是會帶來這些客人,也同時,並不真屬於“同志音樂“有關。


而這也是我從來就不懂以前回到台灣看到幾個gay clubs放那種“電“到不行(Trance到不行,因為事實上House也是電音)的電音舞曲,而舞客不是搖頭吃著口香糖就是嘴裡含著口哨拼命的吹,製造出一堆令人頭疼欲裂的迷魂狀跟噪音“盈滿一室“的非“浩室“效果感到不解與神奇。

從美國東西兩岸的White Party到加拿大Black & Blue或紐約的Alegria等最hot的gay parties,或要再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幾個大型定期同志派對,那類的迷幻需要嗑藥助high的Trance音樂從.來.也.不.是.同志族群的最愛。
如果到那類得派對活動,最多,你會得到所謂的mixed crowd,而如果你去的是真的all gay clubs/events(通常只有straight女,比例降到2~3%,不大會出現straight男),你最多得到“Trance的cousin“ -- Techno House/ Tribal/ Progressive House音樂類型而已∼(註三)

也所以,當我的女性朋友來多倫多找我時,本來一聽我們要去的gay club也算是電音(因為House本來就其實是電子音樂,沒錯阿!!)時皺眉頭表示不想去,因為台灣的電音(台灣的電音通常跟Rave可以直接劃上等號∼)總是讓他頭疼不已,結果沒想到一進場後,竟然訝異到:ㄟ∼怎麼這麼好聽!這麼歡愉的氣氛!!
最後,朋友比我還早下場跳舞,在還沒有什麼gaymen開始跳舞時,就看到一個亞洲的女孩子踩著高跟鞋扭跳了起來∼

對此只能說對於台灣的promoter感到不解,一方面我想市場不夠大,無法如國外把night life戰場切割的如此細,每個利基市場或區隔市場都照顧的到,想要Trance想要Rave想要live band想要gay circuit party想要爵士樂演奏要什麼就有什麼;但另一方面,卻大概跟台灣人的蛋塔現象一樣,國外紅什麼就追的也快發燒的快,但卻不見得有想到自己的個性是什麼或到底再追些什麼有些關係。一切,其實都跟promoter的marketing有關。
這就有如Noel當初寫台灣的名牌效果 -- 大家穿著不適合自己的美國休閒風穿的如牛仔、黑人的嘻哈風或打籃球的布袋裝等一樣。(註四)

同樣地回到當初在Vincent那佔用人家版面的反應(結果最後其實還因為實在是受不了無名的系統所以根本無法貼上所有留言..),其實從音樂性到舞步也是相同的,其實國內從派對舉辦單位跟舞客/參與者都得好好想想定位跟學習國外,畢竟,clubbing本來就是國外來的文化。


從舉辦單位到DJ的角度,不管是市場夠不夠大,Gay nights/ Gay parties應該還以顏色,如果不知道國外流行什麼或定位在哪,clubs本身應該有如髮廊定期讓設計師出差或出國深造一樣地送DJ或舉辦者(organizer)出國玩大型的派對,送去紐約送去倫敦送去Ibiza送去LA甚至Miami參加White Party看看人家怎麼舉辦或播些什麼音樂。

再不然最起碼的做些功課,尤其已經是要地球村的時代了,網路上的同志音樂電台並不少,聽聽國外的同志在聽什麼音樂,而不是看世界百大DJ排行榜(註五)或一些專門的DJ網站就開始購買唱片開始播歌。

簡單的說,organizer該知道要賺LGBT的錢之前要先學習,而不是隨隨便便得抄襲或抄個四不像,如Noel說得可能抄到了硬體設備但軟體沒抄到,最後變成難玩得要死的party。
也同時,最重要的一點,DJ也該是有專門的,你以為DJ Tiesto不到Gay Circuit Party是因為門票收到100~200美元的Gays請不起他嗎?不好意思,是因為他根本就不fit!你衝著Tiesto的名氣希望他來Circuit Party播放Circuit House Music?!對不起,對他來說也是“門兒都沒有“∼
Gaymen有自己的音樂的genre有自己的風格屬性,當然也需要自己的DJ,這跟有沒有出國比賽有沒有應邀到什麼樣的瑞舞派對去演出,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至於舞客,從以前在台灣的感覺簡單的說就是“過與不及“(這並不僅限於gay clubs)。不是害羞地不敢上場,要上場就硬要一群認識的人圍個小圈圈圍起來,十足的中國人愛搞小團體∼
更甚者,圍圈圈的人常幼稚地在club裡玩起魯啦啦之類的“你一個動作再我一個動作“然後大家跟著做地一個個輪下去,活像范曉萱帶動唱健康操似的。

要不然,就是把club當成以前五燈獎或國外比舞大賽“You think you can dance“之類的競技場,把所有的絕活都搬上來,再裡面跳起恰恰跳起國標舞甚至拉丁佛朗明哥都來了,旁邊的人不是活該被打到就是要閃開讓你像電影Dirty Dance男女主角到了結局電影尾巴一樣地全場看著你飆舞,講的難聽好像只有你是最佳女主角,要不然就像是關穎珊一樣地在溜個人溜冰秀,把偌大的整個club舞池當成你的奧運舞台或你家客廳,可以讓你走三七步或螃蟹走又對角線地從左上跳到右下。

這些愛秀的人當然有男有女,也從straight club到gay club都有,要不是一下跳的像是Beyonce就是來個千手佛耍水袖,在魔鬼燈下來個群魔亂舞,再更誇張的像脫衣stripper -- which is totally fine by me -- 畢竟國外也不是沒看到這樣跳的。-- 只是again,這些國外的人要不直接跳上舞台,或跳上鋼管,也很識相地知道不要佔到別人的空間或有最起碼的禮儀:知道不要打到人∼
(甚至,國外的circuit party你還可以看到如年輕人的Rave party一樣甩著旗幟的呢!但你就是會看到他們閃到一邊去自得其樂,而不是站在舞池正中央以為是北一女樂儀隊國慶表演一樣的硬是要秀給人家看∼)

事實上不管是不是gay dance,從來也不是真的在記什麼舞步,不是在記得現在流行中東或拉丁元素所以要加進肚皮舞或埃及舞,要不然就是佛朗明哥或恰恰,或是要記得跳的像Jacksons跳成什麼樣子。
儘管一方面現在國外還是比較以有一點肌肉的猛男為主流,所以自然身體擺動起來多有一些些刻意呈現力與美的感覺。不過再怎麼說,跳舞不就是讓你的身體跟音樂共鳴,找到一種身體的groove律動,就是了嗎? 就像電影Dirty Dancing裡面講的那樣,去尋找你身體的感覺,傾聽你身體的movement。在club跳舞是自然的,而不在記舞步。
而Gays其實就跟黑人一樣,是天生下來就有律動的細胞,也同時像白人女歌手就是難唱出黑人diva的感覺,因為天生就不對,你生下來老天賦予給你的靈魂性就是不同;同樣的你如果不是拉丁人,你跳人家的傳統舞蹈也就是少了那份味道∼ -- 所以gay跳起舞來自然就是有gay的樣子,不是黑人街舞,不是50 cents,不是Beyonce,也不是蔡依林。 -- 也,同時再次地說明為什麼什麼樣的音樂會吸引什麼類型的人、或是大概什麼樣的感覺的舞與律動。(比方回到多倫多的club事件,舞廳主人認為黑幫音樂不會吸引到gaymen反而會吸引到嘻哈客)

要再進一步說明的話,你不會看到跳街舞的黑人節拍跟hip hop碎步等出現在House音樂為主的舞池,原因無他,因為不搭。當然,你也不該看到恰恰,不該看到牛仔swing dance或排舞。
而如果你想律動地跟一名黑人女伶一樣,不管是要像Ciara像Beyonce,或想跳的是機械舞街舞或是popping地像“You think you can dance“,那,其實你到gay club就是選擇錯誤了 -- 一如文章一開頭,像在英國那樣,你其實選錯了你的屬性與genre -- 像是應該要到70年代的Diana Ross卻走到了80年代的Madonna舞池去了∼

換言之音樂與舞蹈本身當然有著絕對的相關,也所以更當然其實由失業青年起來的Rave音樂跟舞蹈以及從gay club本身誕生的House其實並不同源,事實上也吸引到不同的人,整個舞池的舞步到整場的氣氛也不同;或甚至,straight會想發展另一派“比較不gay“的House音樂,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好奇怪。


也所以,學習國外怎麼玩,並不是什麼都要跟人家爭第一搶熱門,外國第一名的DJ就快快像是葡式蛋塔請過來,開個“同志電音舞曲派對“∼ 一方面顯露出organizer不正當的撈錢心態,同時也顯露出我們島國人民的個性。
搞清楚到底辦的是什麼活動,對象是同志是straight,年齡層是現代都會工作30+還是20歲大學生類型的迎新舞會,想放出的感覺是摩登是慵懶是隨性還是黑人靈魂,是主辦單位的基本功,沒作好規劃跟想清楚以及了解同志(或了解你的主客群),當然結果就是難玩,不管是場地或軟體沒有如Noel說得整個配套作好(如有沒有coat check, 有沒有救護車stand by..etc),或是單純的音樂一點都“不fit“。

也當然,學習國外更不代表是要玩得自己“一點特色也沒有“。只是,玩出台灣的特色,卻不是不輪不類地把那卡西等卡拉ok搬上gay club,把五百的搖滾或江慧的滄桑或什麼地下live band放進club scene裡,或甚至把台語歌曲混成閃亮姊妹版本,讓大家都動起來頓時舞池裡面的鋼管嫌不足,或來個全場的恰恰就是“台灣gay場特色“。

在我們看曼谷有這樣的國際化、這樣的都市建設跟這樣的活動等軟硬設施迎接國外的LGBT市場時,台灣若真想有朝一日搶這塊餅,不是只有一年辦個一度走路遊行甩旗子,更不是隨便招搖entitle一個“同志“的字眼,或加上一個E世代最In的“電音“,就可以讓台北(或台灣)跟曼谷或跟國際接軌的。台灣的party文化,尤其,gay party,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哪!


註二: 原因無他,一週的大型club活動所費不貲,我們舉本週在Montreal舉辦的Black & Blue以及在Miami要發生的White Party為例:
光在門票上的花費以BB的main party一晚入場是80元加幣(相當台幣約2300元),印象中weekend pass應該是199元,而White Party的Weekend Party價格是249元美金,all access pass則索價399元(自己去乘以33吧!!)

再加上因為都是萬人party所以該城通常不早個三個月半年訂旅館則是早就沒空房,且旅館業者精明的很,通常在這時候不但沒有你因住個週末兩三晚或甚至一整周就給你折扣,你最多可以得到的“early bird“優惠頂多是照正常價,晚一點訂房的人對不起請付平時的1.5倍。
所以我們假設一晚你還有朋友一起同行所以用75元美金當你的成本,去個至少兩晚到三晚是正常的(你不會希望開車老半天或坐飛機到Montreal或Miami真的只想跳一晚就隔天打道回府吧?! p.s 所以不管你是坐飛機還是搭車,請先預估你自己的交通旅費∼),又是個美金200元上下。

前後加加,你還沒吃三餐沒買紀念品你的花費就已經超過美金500元。請問哪個大學生或“失業、不願面對未來面對現實的年輕人“有這樣的財力一個週末敗掉台幣兩萬元在party上呢??!

Black & Blue:
http://www.bbcm.org/bb2006/en_home.html
White Party:
http://www.whiteparty.org/

註三:
1. 但我不是說現在的同志大型circuit party沒有藥物纏身,畢竟,別忘了主流的deep/ progressive/ tribal有時候會像Trance的cousin哪!

2. 我們試著以前述Trance超級盛行而我又住了半年的荷蘭舉例:
目前最IN的AMS gay circuit club RAPIDO:
http://www.nighttours.nl/amsterdam/gayguide/rapido.php
我們來看看播放的音樂類型: vocal house, dance music ( also playing: techno, Progressive house)
Club Exit:
http://www.nighttours.nl/amsterdam/gayguide/exit.php
播放音樂: techno, Progressive house
Club Trut
http://www.nighttours.nl/amsterdam/gayguide/trut.php
播放音樂: pop / top 40, dance music

有任何一間寫Trance音樂嗎? 對不起,真的就是沒有!!!

p.s 所以就gay clubs/ gay scene來說,雖然每個club的theme都多少有差異(比方有的專門給熊族、有的給皮衣族、有的給亞洲人, either sticky rice or rice/potato queens、有的比較類似talking bar),音樂多少也有混音混的比較少的或比較暴力的,但事實上都大同小異,不會超過基本傳統舞曲跟House舞曲的範疇。

註四: Noel當初的文章連結:
http://blog.webs-tv.net/noelinsydney/article/2175753

註五: 真的必須再講一次,百大DJ對於Gay Scene/ Gay Anthem一點意義跟幫助都沒有,為什麼?! -- 身為人口裡唯一的5%的同志,卯起勁來投票給自己愛的circuit party DJ都不可能投贏阿!! 也所以,一來這雖然標榜全球的百大DJ list其實票源都來自歐洲的選舉(也多為英倫跟西歐歐陸幾國的DJ為多),票選出來的事實上不管再紅,那top 10永遠是真正的“異性戀“的嗑藥RAVE派對DJ哪!!


後記: 寫這篇純粹感想抒發,並沒有要找架吵的意思,真心希望如果有不小心地掃到什麼人,還請在台灣的party舉辦人跟DJ不小心逛到此篇文章的話別對號入座跳下來起筆戰哪!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