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是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講這些感想並貼這篇文章的,以免又引發另一波”吵架式”的討論說...
不過當我看到影迷籌資(of course,大概泰半都是gay吧!)花了16000美元在Variety買下廣告版面說”這才是真正的最佳影片”時,還是不禁讓我大呼”傑克!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看了看不少的奧斯卡討論,當然包括了一些國外的gay blog,或甚至國內外的新聞,其實我真的要先說 這份得獎名單其實跟我預測的不但相去無多,且事實上這次奧斯卡真正叫做”爆冷門”跟”surprise”的,是電影歌曲那首嚇人到不行的黑幫音樂。
也同時從頒獎人Queen Latifah宣佈的那刻到這群黑幫小孩上台領獎high到黑幫英文講到甚至比章子怡的英文還更叫人難以理解,幾乎一句話都聽不懂,然後鏡頭照到最佳男主角提名人泰倫斯霍華臉上的激動與讚揚,最後回到主持人後Jon一連串標準白人主流思想的評語跟反應,這個冷門不但大,且或許還同時更是為什麼Crash會是最佳影片的解時原因與最佳寫照。

看了很多的新聞(尤其是國內,因為分析角度總是跟人家不同,真不知道這些記者的消息來源是啥),其實不管是真要分析那謠言指稱crash送了多少copy給重要人士,或是說因為故事地緣就在L.A所以勾起那絕大多數投票人心中的感觸與震撼,或又要說李安自己”無奈的回答”說什麼“因為人家片子參與人多,人家一個人拉個20票就受不了了“。我是覺得或許都對,也都不對。

其實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看過Crash這部片了,有看到國外新聞(如網友Vincent也貼了一兩篇)或gay blog認為因為這是滿足美國白人自己覺得有所突破的內省式電影,但覺得很假很做作。
我則是覺得前半敘述或許可以說是對的,但後半做作跟”安排的巧妙”,我覺得是一線之隔,但不管怎樣整體的呈述與評論其實是酸葡萄的感覺居多。

Crash中間故事環環相扣,一個家庭/一個人緊扣著另一個,而結局在還沒出來前其實一直不知道到底這些安排在幹什麼,一直到最後才訝異他每個環節扣的都是有理由的(如性騷擾黑人醫生老婆的白人警察 最後剛好也是把她從車禍火災爆炸現場救出的人)。所以要說”做作”當然也可以,因為你也可以說這編劇還真能掰;不過也如此,可以看到編劇的用心。

而題外話其實Crash才真的是極低成本(但從影片中又不會相信成本這樣低,譬如,為什麼一堆牛羊大山大水也沒有大明星的斷背山成本是有爆破場面效果有如好萊塢大片的crash的兩倍?),光珊卓布拉克的一個人正常片酬就會是crash成本的兩倍半以上了,所以真要說”小兵立大功”其實從商業的角度Crash立的功甚至還更大點(當然這段並不是說這會是他得獎的理由)。

我個人覺得Crash的題材是很嚴肅(但片子本身並不給你這樣感覺,或沈悶說教的感覺)的討論,而他精彩戳破了美國種族融合背後的漏洞跟完美的外表,更是讓人在片子結束時有很深的震撼--也同時當然,這種震撼如果你從來就沒有住在美國也沒有經歷過或看過任何一丁點類似的情形,又怎麼能夠體會?

所以當然真要用我們同志的角度去嗤之以鼻說”因為影藝協會保守所以當然覺得種族是比同志更大(broad)也更重要的討論”也可,但就美國加拿大兩邊都住過的我的確會覺得不管跟,或不跟斷背山比,它都是很重要也很優秀的好片子,可說是拍的很好且深度與感觸兼顧每個環節掌握的很棒的好電影。

而也是因為這樣,某個程度我也理解為什麼最佳影片不是斷背山,這種感覺很難說得上來。但就如報導李安一直耿耿於懷(或大家),因為覺得這個獎項是給全體工作人員跟整體的表現;而我卻覺得也就是因為這樣,整體的表現的確就是crash要勝出一些。
或許,通常故事複雜度的對比跟所有處理的事物對比上,通常難度高一點的東西被完成了就比較讓人覺得了不起一點吧?(就像魔戒就也是將”史詩”搬上螢幕值得鼓勵整個工作的辛勞而得獎的例子吧!)

也同時,要去說奧斯卡有時故意要區別跟金球的不同所以愛跟人家不一樣也行,要說有時他就是會有些特殊理由給一些人,不管是因為某人氣勢太盛不得不給或剛好發生了什麼時事所以大家就都這樣給,或有時就是很怪有意外也罷。
但也不要忽略了,也有時也有各家獎項都一致給某個”呼聲很高”,好似不給他們不行或就此會顯露自己的不才似的,但奧斯卡卻睜亮了雙眼良心發現式地在年度最後最大的影壇獎項捕給了人家一個公道的例子,其實也不是沒有過。如2005年因為Aviator得獎Cate Blanchett,在奧斯卡前可說是一直被壓在沒人注意的角落。在我看來其實今年不管其他提名的哪一部得獎,我都不會太訝異也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好argue的。甚至,如果給了斷背山不過就是”從善如流”追隨其他人的腳步給獎罷了,而給不管是Crash或慕尼黑或Capote,說是最終還給他們一個公道,免得明明是好片只因為”話題性”被淹沒犧牲了,也不為過。

而且說實話,那種常看到那台灣人一人頂光榮,什麼都是”李安的”報導方式(不管是新聞還是個人blog),錯失最佳影片其實也好讓這些拍皇帝狗腿一人萬萬歲的報導少一點∼
(想想頒獎人Jack Nicholson頒獎時每唸完一部片,講完人名,都要強調這些人是”Producer”。因為年度大獎”本來”就是頒給比導演還在幕後的推手,給大家都不大注意到但才是真正影片重要製作靈魂的人的。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台灣人永遠都覺得這個獎或這個電影是”李安的”(或萬能的、萬人之上的導演的)?好像製作人是廢物或其他人都是附會著他一人似的?)


其實頒獎前我跟匈牙利先生打賭時,我就猜斷背山大概最多得三個,且應該不會得到最佳影片。中間我也還預估錯了最佳配樂,本以為遇到大師配樂,又還入圍兩項,斷背山的配樂只能說平平且也該是給幕尼黑一個平反的機會,結果竟然給了其實不大起眼的斷背山配樂家(其實幕尼黑真的是很倒楣,當年類似題材”辛得勒的名單”引起這樣大的回應,今年遇上斷背山可說是完全光芒都被蓋光了。)

而當然,國外的gay blog也有不少很生氣抱不平的言論,說奧斯卡有homophobia阿,或不敢正眼給斷背山公道或給同志公道有的沒的。
不過我想,如果真的都不給公道,當初也不會提個八項,也更不會給Capote男主角了吧?


這中間的討論甚至還有言論說就是因為要避開同志,所以女主角給了Reese不給Felicity(其實我覺得這才是今年最大的遺憾);或我看到兩個最誇張的:因為最佳歌曲其他都是gay movie,所以才搬給了黑人幫派嘻哈音樂(事實上另一個輸給黑幫的提名是Crash的主題曲,並非同志電影,激動批評到黑白講,也真是夠了!),或什麼說Crash一點都沒有突破啦,因為沒有像斷背山這樣是異性戀演員跟導演來演跟導電影,整個貫穿電影的都是白人思想、白人演白人..etc (說實話這段我完全看不懂那個gay在寫什麼鬼,白人是要怎樣演黑人?或怎樣演亞洲人阿?!);還有最後,製造一張假的選票來說都是因為影藝協會的疏失(或陰謀故意),所以最佳影片書寫列印成左邊右邊兩列,但圈選(像聯考那樣的畫圈)欄位在中間,而因為圈圈跟影片列印的相對位置非常confusing,所以讓很多要投票給斷背山的人”誤投”給Crash了。(影迷已經激動到製造假新聞假象等謠言來宣傳,真是叫人深深覺得簡直就已經把平凡電影搞得像是政治選舉的抹黑黑函有的沒的行為了。)

當然這些誇張的opinion是國外的gay blog站長站在自己是gay,所以看不到Capote得獎也看不到斷背山還是得到了三個,然後說電影公司綁樁”幹掉”斷背山,所以討厭或想杯葛這製作發行的公司Lion Gate,卻其實沒搞清楚,Lion Gate其實還是無線第一個大紅的同志影集”Will & Grace”的製作發行公司(在NBC播出)。
這種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而忽略了其他在說話的”homo情節”(指站在自己的homo觀點),其實讓我覺得跟我看到某些其實不見得了解國外種種也同時看不到很多事實的台灣新聞記者或個人或媒體講什麼”阿∼不給斷背山最佳影片給crash是美國人自己怕丟臉”(此話講自李安的弟弟),或什麼”當年不給李安導演獎是歧視是因為他是外國人”,”這次提名八項總算是給李安這個外籍導演一個公道”等等之類的話的”李安情節”其實也挺像的。

我常覺得很神奇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可以這樣的由井觀天、有這樣的情節性問題(無法理性地、只能站在某個角度地看事情)、然後這麼容易的下結論?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或這樣想?
一來這不是奧斯卡第一次給外國人獎項了,從演員到製片到導演都有過,且還數都數不完。我想第一屆奧斯卡最佳導演就直接送給外國人的”美國人情節”應該是還好而已。
這一切只不過大家永遠都看到白人就以為是美國人、說西方就是指美國,如此而已。

如前述,第一屆的奧斯卡最佳導演就給了來自俄羅斯的Lewis Milestone (因Two Arabian Knights得獎,1927),該名導演還因”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又拿過1930的最佳導演獎,而二度領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奧匈帝國籍(所以要說是奧地利或匈牙利導演都可)的Fred Zinnemann,在1954跟1967年因為”From Here to Eternity”跟”A Man for All Seasons”得到肯定。我們如果不細究中間的奧斯卡歷史得主,一直到近十年來,非美國人的導演從1997因The English Patient得獎的英籍導演Anthony Minghella、最喧騰一時因為是refugee身分還不准人進入美國領獎的Roman Polanski (2003 The Pianist)、還有去年獲得空前勝利的魔戒導演Peter Jackson(紐西蘭人),都說明了當年沒給臥虎藏龍的李安導演獎,沒什麼好欠他也沒對他不公平,或今年不給他”導的”斷背山沒什麼”丟美國人臉”的issue。

二來更重要的,the truth is,Crash的製片、導演、編劇,是加拿大人。

所以美國人讓加拿大人拍一部片來指著自己鼻子說:你瞧瞧你們美國家裡種族問題亂成那樣、歧視問題這樣嚴重、社會問題這樣龐大、槍枝管理有問題、民族熔爐是熔個屁等等..
你要說是美國人把獎給出去是怕丟臉?怕沒有面子?還是他們在右臉被賞了耳光後還奉送自己的左臉,給出自己的大獎,該說他們是異常的generous呢?而導演甚至該學當年Julie Andrews第一次拿奧斯卡獎時說”你們美國人真是太ridiculous了”呢!

Crash基本上像是過去某部911後的紀錄片探討為何越過一條這樣的邊界兩邊的人因為整個政府政治與社會policy的不同導致國情差異的電影擴大版(印象中比方當初紀錄片到加拿大隨便開人家家門然後問屋主為何不鎖門,屋主反問”為什麼要上鎖?!”,而美國人家裡有槍枝”以防壞人”等等),而當初的紀錄片印象中也是有得到奧斯卡的肯定。

所以是美國人或好萊塢怕丟臉失面子?

我想從李崗到整個台灣娛樂圈的不才媒體記者如果膽敢把這段話翻譯成英文投稿到國外CNN或BBC之類的 看看是不是才真的要大大的丟整個台灣的臉跟失整個面子了!
再說,李安領有綠卡,即使沒入籍,美國的新聞報導也不是”台灣人”得到了奧斯卡,而是”台灣出生的導演”李安得獎。完全美國人製作製片與投入資金的斷背山,自始至終也沒被當成是一部跟”台灣”有任何關係的片子。又怎麼有不想把獎給外國人怕丟臉的面子問題之說呢?


所以話說回來其實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麼看奧斯卡的(或甚至怎麼看電影的),是看整個頒獎看獎項的介紹都看呢?還是看紅毯大道星星比衣服,是穿亞慢尼還是香奈兒?或看每年的開場主持人的搞笑?或不過就看看得獎名單比對一下提名名單而已?

不過我今年看奧斯卡最大的感動,其實是一開始的片頭把過去一堆名人名片剪輯成的短片,又看到星際大戰又看到老電影演員到Julia Roberts等的那段電腦合成片頭,以及Gosford Park的導演、五度與奧斯卡失之交臂的Robert Altman領終身成就獎(致詞時還幽默地消遣了影藝協會說因為他換過心臟,心臟原始人只有三十幾歲,所以他們實在是太早給了他這個獎項了∼ p.s 他今年已經80歲了,也所以比起來李安可已經是受到非常大的禮遇也非常幸運了呢!”這麼年輕”也其實”沒提幾次名”就中獎了)。

也同時,李安致詞時鏡頭照到老婆,那臉上的表情,像是”幾十年來支持你、尤其當年還女主外賺錢養你,總算是沒白費”的感覺,才是真的叫人動容。

而這些東西才讓人真正地感動,讓人覺得是記錄了電影工業的歷史,也同時每次的整個頒獎典禮讓我覺得是在分享與表揚每一年度的優秀電影與製作或工作人員們,對從業人們有點像是一年一度的業績表揚大會,分享自己與彼此的成就與驕傲,也同時,感謝他們幕後支持的親人家屬以及好朋友們。

其實,對於非電影工業的從業人的我們,或對整個台灣,又不是電影人李安的家眷,也八竿子打不著,是否是斷背山大滿貫地拿下八個獎,又有什麼好重要的呢?

撇開得獎不得獎,尤其因為李安讓這部片在台灣異常地受到注目,如果真的能因此讓整個社會正視與討論這些問題,讓社會的主流異性戀看見這些,其實才該是台灣人/台灣出來的人該真正在乎與關心的(而不是台灣是否可以出第二個李安,或是否國片重新看到希望的曙光。)

否則就像新加坡政府以海南雞飯為傲,但完全忽略該片的題材主軸,沒有正視其他相關的社會問題,跟只在那邊說”我(們)”的”李安得獎受到全世界的重視∼”,又有什麼兩樣呢?
(只可惜現在看來就是模糊焦點,民眾/媒體/粉絲一頭熱,政府則在牛頭不對馬嘴地講別的事情..)

美國方面也是一樣,斷背山的票房在北美還是連八千萬都不到,儘管引起主要媒體討論要不就被脫口秀主持人或政治漫畫家當作茶餘飯後的嘲笑之餘,影響層級還並無法得知究竟是真的造成了什麼現象或長遠的影響,如對gay的未來,如美國居民的同志結婚權或孩子領養繼承有的沒的,是否可以得到社會正視這些問題,讓民眾重新深思,讓下屆保守黨或布希的餘黨失利及政策有所轉向等等,都還不知道。
所以如果其實沒有,跟Latter Days這種儘管題材嚴肅但因有pretty faces的電影,最後只能成為gay blog討論與串連推薦說”我也愛這片”或”誰誰誰好帥”,結果除了對同志圈起漣漪外完全沒影響的同志電影,到頭來又有什麼太大的不同呢?
我想這種東西才是比一個到底是因為被背葛,因為人家”怕丟臉”,或人家因為”作弊”技術操作拉票或又怎樣沒得到的一個奧斯卡最佳影片獎來的重要太多太多,你說是嗎?

而另一方面,Crash大概可說是有始以來最倒楣的最佳影片得主,不但要被喜愛斷背山的死忠影迷們這樣攻擊,同時又要被L.A政府與警局抗議跟澄清說影片是錯誤的訊息,認為L.A是大熔爐,影片刻意呈現的部份與現實不符,尤其是警察的不良行為是政府”保證”絕對不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發生,否則一律開除歧視或有不當行為的警察;標準的那種官方要消毒式的說明。
只能說是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一樣,明明得獎,卻窩囊到了極點!


話說回來,雖說得到奧斯卡肯定的可以是經典的亂世佳人、十誡、賓漢、真善美、窈窕淑女,但卻也可以是在一艘船上的姦夫淫婦又明明遇難後就馬上改嫁了到老才說那船上的幾夜是畢生最難忘懷的愛的故事的”鐵達尼”,若真有16000美元的捐款,予其拿去買廣告版面用另類的方式像影藝協會抗議這才是他們心中的最佳影片,還不如把16000美元捐給一些GLBT或Matthew Shepard基金會之類的公益團體去好好做點事,這些防範愛滋跟一天到晚籌錢愁到翻的公益團體,是多麼希望可以拿到這些funding阿!!
(且我還是覺得很神奇從頭到尾從編劇製片到導演李安都只會在講這是怎樣的偉大愛情片,怎麼沒有人在致詞時說說與電影相隔30年後的懷俄明還是照樣發生Matthew Shepard被打死的事情然後希望大家正視社會問題?)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avid
  • 哇現在才看到這篇
    不是要攻擊你的論點
    只是看起來台長對電影圈製片和獎季運作不是很熟喔
    你比較國內的報導的確是都蠻膚淺為反而反的
    不過像其它賽前呼聲等等
    比方說05年的凱特布蘭琪
    在賽前不是被人壓著忽視
    而且比較有因為奧斯卡最後會給她
    因為98那次她輸掉了
    其它獎項的分獎遊戲所致 :p
    Crash 的一堆大牌又小成本其實也很常見也不難想像
    而且這片難度實在沒有你說的那麼高耶
    相對拿了成就獎勞柏阿特曼
    才真是這種片型的大師啦

    所以說明星嘛
    賺錢外偶爾也是會想接小眾片換肯定獎座的

    還有其實歌曲是黑人歌曲得獎並不冷門啊
    算是還蠻意料中結果
    看賽前會外獎呼聲和這幾年奧斯卡給獎口味都蠻易能理解的喔

    不過你對其它國外 blog 當時的反應你的論點很有趣
    有些觀點很值得玩味
    不過我覺得最後你提到怎麼都沒有人表示MS當年被打死這事
    我只是覺得
    人家也沒有必要一定要提
    至少當初引起討論的雪球效應就夠了
    我會比較期待一步一步來的發展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你這篇其實看起來
    也很因為你不甚喜歡斷背山所以一面倒的酸其它跟你不同反應的人

    我喜歡哪一部?我喜歡金剛 :p
  • David
  • 打完之後覺得我真是無聊發神經 ...

    台長請見諒 =>___<=
  • @
  • Dear David,
    我是不會覺得你的留言offensive啦!所以就沒什麼好見諒的了∼

    這篇文章是很久以前寫的了,當初應該還有另一篇完整的在講斷背山(且我想因為看得是國外最早播出的場,應該是比一般台灣人寫的影評或心得都還早的多),不過我忘記有沒有因為引起留言版上的屋煙漲氣而刪掉就是了

    我其實的確對製片或獎季的確不是真的那麼有研究阿.畢竟那又不是我的行業.不過因多倫多其實是拍片的大城市,很多電影其實都看重加拿大的便宜到多倫多拍城市的影片(電影電視都一樣,如QAF全部都在多倫多拍攝的∼),所以倒是有些從劇組到拍攝或化妝的朋友就是..

    所以anyways當初那篇專寫斷背山的其實有把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寫的很清楚,所以一面倒的酸嗎?我想我大概會自己覺得是把我看到的很多資訊消化後和自己想法的總綜合寫,講講其實沒有島國閉關自守的台灣媒體沒報導沒看到或報喜不報憂的一些東西而已..

    不過時間都過這麼久了,也其實誰喜歡什麼或覺得怎樣並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更也不會少塊肉,實在是沒什麼好重要的∼

    但話說回來很謝謝你的留言,留下拜訪的足跡:)
  • icewine
  •   李安講過一句話,我只記得他大概的意思是說台灣在國際上沒什麼好拿出去捧的,所以只要偶爾出了一個名人就會瘋狂。我是覺得自己人應該要支持一下,但是支持到癡迷的程度就太過火了。台灣媒體的水準應該很多人都有目共睹,報新聞都像在報小說和八卦,報一些爛新聞就算了,同一件事還可以好幾台報個兩三天。我看到李安得獎也為他高興,但是我不贊同媒體的酸葡萄舉動,每次得不到獎就要去酸一下別人得獎的原因,之前無極和功夫就是這樣。台灣媒體好像變得越來越孬種,不敢站在客觀公正的立場報導,只知道順應主流勢力讚美或罵人,其實根本連人家哪裡壞哪裡好都不知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