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突然來的高燒可以說是挽救了我們的關係。

連續燒三天也讓我照顧三天的匈牙利先生,在康復後跟我好好地坐下談了很久。

除了很慎重地道歉外(這就是我欣賞這男人的地方,或,就是我馴夫有術的地方,註二,截至目前為止,不管是我是錯是對或是否兩人都有錯,這男人永遠都會俯首認輸道歉),我們談了幾個其實也包含在十六頁的長信卻還沒完全有解決之道討論的問題點。

他告訴了我他最近工作上的瓶頸跟問題,包括那陣子公司突然生意到了極為冷清的極冰點,加上前妻又來大鬧錢的問題;他告訴我那週末他只想好好把這些不高興通通都丟在腦後,讓他朋友為我辦party,跟著他們一起狂歡。

他也知道他醉了就很難控制自己,更別說吃藥後。
但他也要我相信他除了吃藥跳舞跟喝醉外,他並不想也不會也沒曾cheat on me過。

當晚當village突然大停電後,他去了其實屬於straight的娛樂區(我們城市跟紐約一樣,也是有分劇院區,金融區,娛樂區的),進了一間mixed crowd的club跳舞。

不過不管怎樣,未來所有控制權都在我手上:包括該晚我們要不要出外,他在外面可以喝多少酒,以及,他可不可以吃藥(匈牙利算是recreational drug user,從跟我在一起的半年前跟他的ex分手後開始沾染爛醉毒品跟荒誕不經的ONS以及fuck buddy等夜夜笙歌的日子,總之,就很Queer as Folk或Club 54就是了!!)


但我們還是討論到了,很核心的trust issue。

他很不滿我朋友回台灣去,而我竟然有人家家裡的鑰匙,且加上那天說出口,其實也不是我第一次說出口的那種“怎樣怎樣的話我就先住到/搬到我朋友家“之類,像是那種老婆吵架一氣就回娘家的話,當朋友在家時就算了,當朋友回台灣我竟然有人家鑰匙,給他感覺像是我其實一直有backup plan似的。

而同時,他第一次正式地跟我抗議我,不管當初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online chatting/dating profile,不管是我的profile都寫我是monogamously coupled,且highlight我只在找friendship也罷,他要我把所有的帳號通通terminate掉。

因為雖然基本上他相信我,但某種程度,這些“偶爾“chatting交來的網友,或多或少也還是會讓他感到不安,讓他覺得像是要養金魚那樣準備好一些backup plans似的。

畢竟,就像我跟他說:“這個community有時並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當你一個人去clubbing時,即使你說你有家室,還是會有人認為你可以碰,還是有人認為你其實也會cheating,還是有人會說”Big deal?! I have a boyfriend too.”“,匈牙利先生覺得也會有人認為在網路上跟我隨便聊聊,即使我說我有男朋友,他們也還是會覺得如果有機會旅行/出差時路過,就可以順便“見見面“,或是“等你有天分手後我還是有機會“。

所以,即使我們彼此某種程度上的相信對方,卻又擔心那“只怕萬一“的微小機率,我們reckon彼此的不安點,即使他也許有點諷刺,我們彼此就此為對方設想一步。

畢竟,人性本來就是諷刺的,而在感情這樣其實需要成熟面對,其實需要彼此相信的時候,我們卻還是很難避免--或這就是人性--地,會難免感到不安或甚至猜忌。
尤其,當你曾經被霹腿過或當你的男朋友是大家都想肖想的hot dude時。

而讓我感到有趣及安慰的是當我知道,其實匈牙利先生也是像我一樣有這些不安跟吃醋的感覺;當我發現在clubbing會在連我都沒注意到當燈光打在我身上時或有別人“過分地“盯著我瞧,或甚至慢慢地走過來甚至插在我們身邊時,他會把我拉過去像是宣示領土主權的樣子對這些nobody說:“Sorry, he’s taken! He is mine!!“,然後在這些“友善的不速之客“面前make out給人家看。

我知道即使可笑或無聊--即便我們兩都有腦袋怎樣就是無法想透的癥結點--我們可以為了讓彼此安心而去執行一些action。

我知道我殺掉那些online profile,不但不是失去東西,而是得到更多東西--至少,我得到了那些我浪費在聊天室的時間,去作別的事情。

且當我的某讀者搬來我的城市還跟我們一起出去過後說:“你的匈牙利先生真的跟一般白人不同!!“時,我想我知道這一些其實一點都“不痛不養“的小犧牲,其實真的不算什麼。



註一: 其實我們互相都會對對方比這個手勢,已經成為我們之間的cute手語了。
尤其是在外,如果有一方告訴另一方: That guy is really cute!的時候,而這又發生在clubbing的時候最多。

註二: 有點像書書很久以前貼過的馭夫術,要馭夫一定要找機會教育。而我的小堅持跟祕訣是,一定要以眼還眼的取得機會回擊。

而這所謂的“以眼還眼“式的機會教育,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做到“讓他有跟你當初生氣時的相同感受“就好了。

舉例來說,其實當天我在街上找不到他,後來我找到機會跟一個朋友的朋友見面,人家剛從香港來工作,要跟我“吃個飯“,我就整晚手機不接電話,匈牙利先生從八點半,其實根本都還在“正常的晚餐時間“範圍內,就開始打電話一直打到十點,我就一通通讓他電話通通不接進語音信箱,一直到十點半回家的路上才跟他說,I’m driving home!

而他當問為什麼他打了七八通我都不接時,我就會跟他說:“你知道我在跟人家吃飯又幹嘛兩小時內call了七八通?!“
“如果你堅持那天我找不到你時有一絲懷疑你釣某人到人家家裡去了,說是“不相信你“且還為此生我的氣認為我有trust issue的話,那就看你今天有沒有在腦海中閃過我跟人家回家,或我們去了bath house!“ -- 如果你今天有懷疑我,那我那天就也有閃過懷疑的念頭。而如果你也有,就該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受“,下次就不要給我那種感受,也更“沒什麼資格好生氣說我有trust issue“。
如果你沒有,我也就沒有。那同樣的也就不用說我有什麼trust issue。

另外把我丟一邊跳舞還偷刻藥,我更是找機會直接偷藥來吃還喝的爛醉給他看!
看到連平常不會刻藥甚至還要他戒毒的我還以夷制夷地--誰把藥給匈牙利先生我就要他給我一顆且事先不能告訴匈牙利先生--然後整晚piss him off,讓他知道當他“只想呆個30分鐘且明明sober“時,我在那邊發酒瘋又裝瘋賣傻的,然後一直在那邊跟他說“我像在多呆五分鐘“,五分鐘後又再繼續要求“再五分鐘“,然後跳跳舞還莫名其妙耍三八的一下親他,一下又說身旁的男生多hot多可愛,到底有多annoying!!

(小註:這兩個“以眼還眼“的例子,還都是我們在坐下來談之後我才找到機會執行的。)

總之,重點就是,讓他知道“你的感受“究竟是什麼,以及讓他知道你有種“說到什麼就做到什麼“時,當他知道你絕不是小白兔或什麼“省油的燈“,且又說/作的出道理讓他怎樣也低頭承認自己的行徑,即使是獅子猛獸也都得臣服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CK
  • 刚刚接触你的部落格,总觉得你很象QAF里的MICHAEL。喜欢你写与匈牙利先生相处间的故事,这也是很多亚洲人与白人情侣间(GAY OR NON GAY)的写照,加油!
  • @
  • Dear Jack,
    謝謝你的留言.其實QAF我好像連第二季都沒看完.之後都非常零碎的看.甚至結局也沒看到
    雖然不知道你覺得我哪裡像Michael.不過他的確是我裡面最喜歡的角色.所以謝謝啦!

    不過說實話.自己回頭看這些事情.真是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真是十足的drama queen. lo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