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對gay couple朋友,最近“終於“分手了。

說“終於“有點怪,但我卻還是不得不用這個字眼。


其實嚴格說來除了我以外,根本沒人喜歡我那眾人皆說“心機看來很重“的朋友。照其他朋友們,甚至是匈牙利先生的說法:這個人其實永遠都不會是我的best friend or even real friend!今天不過我們沒有利益衝突,所以才能維持這樣表面和平然後我自以為那叫做友誼的現狀。
而打從我朋友認識他那開BMW的男朋友一直到搬進那獨棟不含院子有差不多5000 sq. feet的別墅,大家都只嘆氣覺得這不但是另一個標準的sugar daddy包養亞洲男的例子,也同時驚嘆這個超會利用人的朋友竟然這樣的利用人家sugar daddy年華老去的外表以及喜歡亞洲人的弱點去這樣的白吃白喝白住到人家那超過半年以上。


我先不管道德issue,也先不管人家說看這兩個人的相處或甚至相望的感覺,都是一種“they aint lovers and there is no love AT ALL“的感覺,畢竟即使是說那可悲的現實,一個不在年輕貌美也不大容易交到男朋友或甚至釣到一夜情的sugar daddy,反正他有的是錢跟有一堆空房間的空空大房子,只要你情我願,你讓我白吃白住,我讓你白嫖,也許都是不容外人第三者評論的事情。

於是我每次聽到匈牙利先生大嘆這個sugar daddy可憐,我也都只是說說“Hey! Don’t say that!“
至少,人家沒做過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再怎樣我也還是把他當成我的朋友...


只是,當我在歐洲,因為時差問題,於是常常逮到六點就到公司上班的workaholic sugar daddy上線跟我聊天,就這樣越聊越熟也越到內心深處以及沒有邊界的secret時,我才赫然發現這個sugar daddy其實根本就“從來也沒有“碰過我朋友的身體!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個sugar daddy是在跟我開玩笑,竟然跟我說他們在一起大半年的卻沒有發生過任何一次性行為,然後告訴我每次我朋友都會把他推開說:“今天不想..“

當我反問說會不會其實我朋友有性功能障礙時,sugar daddy卻說在cuddle的時候卻可以明顯的感應到對方褲子裡面的變化。


最後,在這樣話題on and off的持續了大半個月後,突然在某次sugar daddy跟我說his is getting really frustrated時,在我的幾個問題之下,我萬分訝異地發現原來大家一直以為長得比較雄壯威武也有點微胖像熊族的sugar daddy,竟然是100%的bottom,並且還告訴我說,我的朋友說他是more top than btm...。

此話一出,才真的是讓我完全地解釋了為何他們“在一起“了超過半年,卻沒有過任何一次的性行為--因為我的朋友根本就也是個btm!!

換句話說,為了享受不工作也有人白養的榮華富貴,我朋友竟然撒謊他是more top than btm,來取得sugar daddy的關愛。


只是對於他們可以這樣在一起大半年沒有任何性行為,實在是讓我大大的訝異,尤其當他們還是半年睡在同一張床上,到底要怎樣渡過這180個安靜好眠的晚上呢?

同時,我也訝異為何超過半年了,這個sugar daddy卻從也沒想過,這個亞洲男朋友其實可能不是性無能,而是他的“性向“根本也就不是他想像的那邊;只是當然,這再次地證明,top or btm,可是連圈內人都很不見得百分之百的能夠判斷。

這讓我想到很久以前我這個亞洲朋友告訴我的一個發生在他朋友身上的笑話,當他朋友去clubbing然後釣了一個身材結實的猛男,在舞池裡面已經酒酣耳熱摸到凍未條了,快速自club離去回到家後,互相激熱地互吻互脫衣服之後,猛男面朝下地直直倒入床上,屁股高舉...


回到這對神奇的bottom couple身上,他們從去年到現在,其實幾乎維持了八個半月以上的relationship,最後在我在歐洲“不小心“地點醒這sugar daddy,然後在他們又經歷了另外兩個多月的“無性生活“之後,sugar daddy“終於“再也受不了地下決心分手。


這讓我想到以前sex and the city某季Sam變成女同性戀最後受不了只是talk talk talk或只是摸來摸去的性行為,還是重新回到男人的懷抱

這就像很久以前看到的那篇為什麼女同志會滅絕的有趣文章一樣,畢竟要戴著dildo假扮男生性交,又為何不直接使用“真貨“?
當然玩笑歸玩笑,不過假設是兩個btm gaymen,又要如何行使lesbian之間的的性行為?今天即使雙手萬能,又能夠萬能多久?


這不禁讓我又想到我那我暗戀了快要三年的同事,我想當初不管我們再怎樣心靈交流,再怎樣的互通有無,不管每天可以講多久的話,同時不管他男朋友如何地cheating如何地傷他的心,在他自己”default”我跟他修同一邊時,其實我們的緣份也就沒有可能真正的打上結了吧!


Can two btms be coupling?

我想起王文華在蛋白質女孩寫的,當你沒經歷過性行為,性就像麻六甲海峽,知道他在地圖的哪裡,但去過沒去過不重要,當你經歷過,性就像香港腳,癢起來讓你不抓抓也不行,也許\可以作為最佳的註腳吧!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