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在跟某網友的聊天中,我曾經透露過我跟匈牙利先生潛在的最大危機,不是他有孩子的事實,也不是他過去是個slut的事蹟,畢竟,這些都已經是過去了。
最大的危機,是我擔心在我真正畢業後,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來自不同世界的那種現實,才會讓我們的反差漸漸顯露出來,然後漸行漸遠。

嚴格說來,匈牙利先生跟我,其實可能是那種標準的門不當戶不對,而這裡說的門當戶對,倒不是我們中國古代或是西方封建制度,或印度的種姓制度底下的那種跟社會階層或經濟財力直接相關的門當戶對--不過,其實即使說是那種古老的階級制的門當戶對觀念,其實在某個程度裡,我也認同他存在的必要性。

畢竟,你出身的家庭背景跟你成長的過程,都會對你的人格跟你的價值觀造成相當的影響力以及有著不同的可塑性,而這些終極影響著你對事情反應出來的做事態度跟處事原則。

而這,才是我說我跟匈牙利先生的門不當戶不對。


我跟匈牙利先生,其實基本上沒有什麼共同的朋友,說得難聽勢利點的,我的朋友都是高級知識份子,這些人的最低學歷可能都起碼是大學,擁有一份高不成低不就的職業,不見得關心世界大事或政治,但都編的出一份不差的履歷,或當你問他事情時都可以隨便掰出一點所以然或講出一點典故來。

反觀匈牙利先生到北美一開始是以難民身分,雖然自己後來有自己的公司,做的是室內裝潢設計兼建築,但因為他是建築工作做多所以跨行到可以做設計(別忘了到新天地很多人都是從頭開始,且當你沒有這裡的學歷,也有很多工作是你即使會也無法讓人聘你去作的),所以可以幫新房子做整體的室內設計,可以幫舊房子改建,然後所以要跟政府打交道遞建築許可免得工程等同台灣所謂的“違章建築“。
而他另外也可以幫大公司如7-11或星巴克開新店或重修舊店。
(有趣而現實的是,對於這樣的案子錢反而可能比較多,因為公司通常比較不care價格沒有經濟壓力,但是卻比較沒有挑戰性也沒有自主權,相對的幫個人設計,除非是極有錢的人,通常都會斤斤計較也會有預算控制。)

不過我們說來,他大體上的工作其實可以像是我們小時候知道的那種,當你家要重新粉刷牆壁或整修浴室請來的水泥工匠,也很明顯的這類的粗活工作大概是不大怎樣需要對應到什麼smart people。

所以舉例來說既然他從頭吃到尾,所以對應的人有畫藍圖的(通常其實是他自己),有政府窗口去申請執照,以及最多的,對應供應商去買水泥油漆及各種有的沒的木板鎖頭材料等,還有,那些可以算是他的同胞但被利用來當作廉價勞工的一堆匈牙利人(而大部分也都是refugee status)。

如同當初困擾著我們長達半年,被我們決定要遣送回匈牙利的那作黑手的不才哥哥(那件事本來有要寫出來結果好像也沒寫就去歐洲了),這些人,過著得過且過且不知道明天在哪裡的生活,他們下午三四點就想要開始喝啤酒,然後就爛醉到天黑。

而其他跟匈牙利先生hangout的朋友當然比他哥哥,及他哥哥的朋友要好的多。
只不過這“好的多“,其實也可能還是跟我的朋友差十萬八千里。


這在一年前,其實差異性有,但還不會這樣明顯地感覺出來,或說,我還多少可以忍受。

但當我現在畢業了,面臨重新找工作,重新在面對我的人生,想知道我該怎樣刻畫我的未來藍圖,該怎樣安排我的時程,怎樣把我們未來的夢想目標合成一張照片的時候,這之中的不同就可能會有大大的不同。

Again,今天職業或學歷可能真的沒有貴賤,但,可以談的話題卻是有大大的不同。
當初匈牙利先生遠在匈牙利時曾經從事過保險業,後來受不了那種辦公室生活以及跑來跑去的sales跟那些“無聊的“topic跟生活,後來在結婚前開起了酒吧。

而他現在這些hangout的朋友,每每在酒吧酒酣耳熱時,嘴巴裡蹦出來的話題也只是“Hey!三點鐘方向有一個很可愛的人,你覺得我該去say hi嗎?“或“Hey!你看那邊那個hot guy!我說他一定有著很大的tool!!你覺得我該不該跟他上床?!“

然後匈牙利先生會跟著這些人以及這些話題笑翻,開始一些摸不著皮毛不痛不養也同樣沒有什麼營養的dirty talk。

這樣的topic在過去的一年裡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同時也沒什麼不好--因為反正就不痛不養沒有營養也沒有必要放心思。

但在現在我在跟同學,跟遠在台灣的朋友或老同事的話題是,“我該回去以前的行業嗎?“或“我該何去何從?我現在已經要三十歲,我四十歲時該在哪裡,所以我三十五歲時又該作些什麼,那我五年後該在哪裡,於是我明年應該在哪裡“時,匈牙利先生的朋友們千篇一律的horny talk對我來說就是沒有營養又浪費我生命,而且幼稚及沒有成長也沒有任何建設性。

Again,這樣的topic偶而為之可以,但我無法一週來個hangout兩三晚,而當你真的想討論其他那些認真的topic,卻發現這些因為教育程度跟你有差距,職業範疇跟你有距離的人們無法跟你打開這樣的話題,對他們來說什麼marketing或investment banking簡直是宇宙幾光年之外的事情。而甚至,當你問這些人他之後想幹什麼,他只能跟你說他最近在幫他們大樓管理員會整修一些大樓的內部工程如花園整修,而下個案子或下一步在哪裡不知道;或他最近在一間唱片行找到一個當收銀員的工作(甚至,還有一個朋友之前竟然要去應徵bath house的收銀員)...


那麼我真的會說,我們來自不同的世界。


在歐洲的最後一個月,我很無聊地又去租了sex and the city最後一季來看,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我們的關係,像是作律師的Miranda跟作Bartender的Steve。
某一集當Carrie在說他跟那Russian lover其實沒有交集時,Miranda說他跟Steve也沒有任何專業上的交集跟任何相關的topic可談,且they prefer it that way.

當然,生活並不是只有專業跟工作,不過有時我真懷疑,現實生活上是否真有這樣的couple,也同時,在彼此世界這樣的不同的同時,what really takes to make them stay together?
也許要像Carrie說的,但Miranda他們彼此share工作之外生命的每一部份。

而我們呢?
我們之中到底又share了些什麼?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