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集的Will and Grace,忘了是講到捐錢給政治人物還是提到一個公司的經理,Grace說:I don’t even know his position!
Will回答:I assume he’s top.
一語雙關地製造了笑果。

Position這樣的問題一直是外界對於同志圈最好奇的一個問題,到底同志“怎麼做“,好像永遠是這些異性戀們關心的話題。
事實上,即使對於同志們,position也是個極為重要又敏感也討論不完的議題。重要因為跟sex息息相關,敏感因為過於私人,所以發問的時間點很難掌控,太早過於rude,太晚最後發現你喜歡的人跟你同一主修那也是白搭。

而position最特別的地方也就在於:不見得容易判斷!就跟一個人是不是gay一樣,並不是看起來比較女性化或娘娘腔,就一定是Btm,同時反之亦然。

我有個朋友的朋友,就發生過這樣“太晚問“又“判斷錯誤“的笑話。
某次他去clubbing,一個身材非常壯碩的肌肉猛男走向他,在沒幾句攀談之後他們完全的hit it off,故事的最後當然就是他被肌肉猛男給帶回家。
不過等到一到家,兩人激烈的熱吻一陣後,猛男把衣服迅速地拔光,然後一頭栽在床上,頭朝下,屁股朝上..

我沒有問這樣的ONS故事的結局是什麼,不過很顯然的大概最多也只能發生三壘一夜情吧!


關於position,在我對於台灣或在海外的第一代亞洲人(即非出生在國外的移民,越晚移民出去的越嚴重,不管是直或同)的觀察,不僅因為不了解所以讓外界異性戀覺得同志的性生活十分神祕詭異,甚至在這群人裡的同志市場內也因為文化關係而使btm稀有難求。

所以讓我們從頭說起,當你在dating網站上看到一個人寫自己是top, giver, pitcher(投手)等字眼的,就是我們台灣俗稱的1號,對於他的“姿勢“,當然似乎就不用再多做說明。

至於如果寫bottom(btm), receiver, catcher(捕手)等字眼的,就是我們俗稱的○號。

而大概因為01過於露骨難聽,所以大家又發明另一個辭彙叫做“哥哥跟弟弟“,誰是哥哥誰是弟弟我想應該也不難猜出。

最後,另外有一種叫做versatile的,我們中文又戲稱“雙修“,就是兩邊都可以做,既可以當投手也可以當捕手。


我唸心理外加社工的表妹,對於同志的心理輔導,對於書本與實務上臨床的接觸都著實不少,但對於position這樣的議題,也還是感到有點好奇與不解。

我表妹的疑問是,她以為大家都是可以兩邊互換的!

我想這或許是標準的異性戀對於同志性生活除了“到底怎麼做“之外最想知道的問題之一!


而事實上,說實話我認為也的確是如此!
我的至理名言是“Gaymen站著幹反應男性生理,躺著做反應女生心理“,兩種不同的姿勢反應不同的需求跟感覺。

要說得白一點或露骨一點就是站著幹就像男生的自慰或路邊的公狗一樣,不需要教就會,因為這叫做自然,每個男生不需要國中健康教育第十四章也都該會。


且男女生器官的不同也只在一個凸出來另一個凹進去,在baby還在母體裡面的起源點都是相同的,性別也是要等器官發育之後才看得出來。
那麼這個凸起跟凹下去,就像是Armani的“他她“香水瓶子設計一樣,是要像無敵鐵金剛或IKEA的組合傢具的卡榫一樣用來金剛合體用的。

所以這種東西不需要書本教就應該會,因為順應自然。
這也是最基本衛教人士以及基督教徒反同性戀,認為same sex不合乎自然的最主要原因!


不過無奈同志既不是來自金星也不是來自火星,We’re from somewhere in the middle!
所以如我另一句至理名言there’s a girl in each gayman!(不管程度到底有多少),我們的女性心理層面,渴望被擁抱。

不管是從前面或被從後面溫柔的擁抱,那種心理滿足的感覺,遠大於實質上的快感跟意義。
這可以從“女人可以因為躺著做達到高潮而gaymen一定要用手協助才能達到高潮“看出來兩者生理構造的不同而得到證明! (除了極少的人在極少的狀況下可以不知道為什麼不需要masterbating就達到高潮,且這樣的機率一個gay guy可能終其一生也只發生過一次!相信我,男人還是得靠自慰求生!)


不過我發現,在亞洲或中國那種“男人就該表現出男人的樣子“的大男人父權主義的傳統思想影響下,那種勾肩搭背或講話body language比較多,五官表情比較豐富的男生通常會被認為像是女生三八CC,所以在sex position上就應該是跟女生一樣地位居下位--躺著做的刻板印象因而產生。

也因為這樣,如前所說的這個族群裡面(亞洲/在外國的亞洲第一代移民)btm是稀少又珍貴,原因簡單,因為大家都認為只有女性化的gay才會躺下來張開腿,大家都認為你一旦失去童真你就不再是男人了!

這樣可怕的觀念直到我認識一個學長後才發現其實比我想像的嚴重,當他聽說我會做oral時burst into mouth說我真是個標準的弟弟!
我很訝異地問為什麼從我給oral就認為我是btm?然後才知道原來他說在台灣的top普遍都不願意進入別人的downtown。

我想這就跟GQ性學專欄每每看到那些異性戀女生在抱怨他們男友都要求他們深入禁區品嚐味道,卻都不願意自己彎下腰來低頭進入別人downtown一樣,都屬於亞洲標準的大男人心態作祟的結果。


我想這樣的觀念,甚至間接影響到同志圈內自己人都覺得當過btm是一件恥辱的事情,甚至btm gaymen還會盡力地掩蓋事實,致力於健身讓外型陽剛並acting straight,除了希望別人不要以為他們是gay外(某個程度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gay也是一種恥辱),更希望即使被發現他們是gay,不要發現他們是btm!

這就是台灣另外有一個名詞叫做“金剛芭比“的由來。
這些人外表陽剛帥氣,但除了外表外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掩蓋他是gay且是躺著做的祕密。
這些人一旦開了口,聲音或語氣或他們的手勢,以及搖頭晃腦馬上就讓他們漏了餡,他們大概就是我朋友的朋友遇到那種回家衣服拔光就會一頭栽進床上且face down的人。

(題外話,據我男朋友推測,這一年來當了我司機到處扒扒走卻始終沒有開口說要追我甚至幾度表明他是straight的那個yummy muscle boy好男人,應該就是個標準要掩蓋自己是gay事實的金剛芭比。也因為他assume我也是btm,既然修同邊,就沒什麼好開口追求了!)


不過就我跟我表妹的討論,我認為除了這些文化背景及價值觀的心理作祟外,真正讓很多gaymen不想也不願意或不能躺下的實際原因是--怕痛!

畢竟這個器官不是自然生來準備迎接凸起部位的凹進去部份,即使他也算是不少人的敏感帶之一,大多數的人即使不是第一次(包括我到現在為止),在一開始有異物入侵時都是會痛的。

也所以我認為尤其在痛的時候或在進行的過程中被溫柔的擁抱的心理滿足感,要遠勝於實質感受到的快感。


而在我從十八歲交第一個男朋友維持四年,後面一個維持兩年,中間單戀同事長達三年,以及其他療傷空窗期加起來十一年,一直到我離開台灣前,因為兩個男友都只在試驗一次就痛的哇哇大叫然後做不下去之外,我可以說是當了一個decade的btm!

直到出國後才開始真正地讓我的自然本能開始發揮作用! (而且我的第一次top經驗還是在一次意外下產生,然後因為沒有做安全措施讓我緊張了很久!下次再寫那次的經驗!)


不過,我想從我的例子也可以發現“慣性“的恐怖,如果我不讓我自然本能發揮功用,其實在relationship中我長期的settle下我也一直都可以enjoy只修一邊。甚至另一邊與天俱來的gift就要喪失功能了!!

所以對於我的朋友,或者網路上面單單寫top or btm的人,其實我相信都只是習慣這樣做而已。
這些人缺乏的只是嘗試跟練習,嘗試克服心防那種大男人傳統觀念的作祟,忍住自以會誤以為自己像媽媽當初生自己時感受到的痛感,或練習如何不要一上床就張開腿。


不過也就因為有在大男人心理作祟其實又膽小怕痛所以死也要當100%Top的人,有身材壯壯但講話就漏餡上床就face down的金剛芭比,有不需要多說就該知道她的position且你拿保險套給她她還不知道要怎樣用只會拿來吹氣球的totally queen,也有很多像我這樣剛剛好介於火星金星中間,又鼓吹“站著反應自然生理,躺著反應想被擁抱的心理“的雙學位,才使我們這群金星人更難判斷,不但外人是霧裡看花,連我們自己人都會產生錯誤而被傳為笑話!

而就像我有個朋友曾說“在沒有真的跟某人上床前,關於一個人到底是不是gay或他是top/btm,都無法說得準“,我自己則覺得其實即使你上過某人,也不見得代表他就是100% btm!

就像我前幾天跟朋友出去,在club遇到一個老朋友介紹他身旁的新男友時,我朋友覺得其實這對cute couple看起來根本就像兩個btm,雖然即使兩個人的確看起來有點“可愛的過分“,但我覺得在我看來其實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你可以說兩個人看來都有點像QAF的Justin,註一)

所以就像我朋友以前每次都說我喜歡的型總是那些cute pretty boys而覺得很怪,因為在他們直男的感覺裡面,同志情侶一定都是一個比較陽剛比較man一點,另一個可以可愛一點,或是比較女性化一點。所以對他們來說,”可愛男跟可愛男走在一起”絕對是奇怪的。

其實後來我仔細思量,才覺得當初單戀我同事三年也沒結果有一個原因可能就是因為他也是一個標準的cute boy (which means, he is a btm ‘by default’)。

尤其出國後,認識了更多雙修的人,也才更覺得以前在台灣時這些人(不管是圈內還是圈外)的觀念嚴重受到限制。
也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在過去通常我喜歡上的人跟我通常都沒有結果的原因--因為大家都覺得兩個cute boy(two btm)怎麼可能有什麼戲唱?!

不過我卻覺得其實如果兩個人都可以做投手又當捕手,對long term relationship是比較好的,因為在性生活上樂趣比較多,也同時,這也不才是我們之所以是gaymen而可以享受跟一般直男所享受到的樂趣不同的特權嗎?


而除了pretty/cute/sissy boy就一定是btm這樣的錯誤刻板印象外,還有另一個更嚴重的錯誤觀念是Bi-sexual(雙性戀)或married guy就一定是Top!

結果在我的實際親身觀察下,其實發現甚至剛剛好相反!

這些雙性戀或已婚人士,有些是因為不想當單純的同性戀卻又無法真正的enjoy他們想要的sex,有些是為了傳統家庭觀念而不得不去結婚,不得不跟自己的老婆行房,一旦當這些人有機會跟同性have sex時,他們比pretty boy有更高的機率是下位者。

所以很有趣的,有些人誤以為這些必須周旋於女人之間的男人應該技巧更棒經驗更豐富點,結果上了床後才知道他們需要別人來取悅。


也所以說,position不但重要且要在上之前問清楚!
我也碰過ONS的對象當我這樣問時他有點驚訝但笑笑的說:你們這個城市的人真是開放!

然後我問:那不然你們那邊都怎麼問?
對方回答:我們都只做不說,看到時誰拿保險套,套在哪一個人身上就知道了!


不過我想也因為我碰到的這個例子是跟我一樣可以雙修的人,如果沒問清楚又到最後才發現遇到單修一邊又不想嘗試的人,那就只能在“Do you want to come up and have a cup of coffee?“的邀約後真正的只喝一杯咖啡了!


註一:QAF現在應該是即使在國內也該是同志圈內相當有名的美國影集了,該影集全名是Queer as folk,先在英國大紅後(但英國版只有兩季,每季四集到六集),由美國改編後重拍。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缺乏文化的美國人去抄襲或改拍別人的東西了,對於英國人來說美國人使用他們素材永遠結果是一場惡夢。
不過美國版的Queer as folk因為內容更為露骨裸露多且製造更多花系列的無聊題材,企圖把原本只有不到十集長度的東西搞成幾百集的包青天,每季大約十四集,稍早在美國已經結束了今年(第四季)的部份,可以知道該影集長壽又受歡迎的程度。

對我來說只有第一季是好看的,因為該影集的寫實及前所未有地討論這些同性戀的話題及生活,讓外界終於比較知道裡面是在幹什麼,之後所有的都像花系列,且過於撒狗血又讓它再度跟其他的同志電影沒大差別,一再地用性用裸露,好像同志生活永遠都只有性一樣。

至於花系列的部份就是主角Brian & Justin這一對分分合合的怨偶,我朋友戲稱影集製作幾乎是要把他們搞成Friends的RR配(Ross & Rachel),所以看美國雜誌也會直接看到討論BJ配的東西,這些通通是題外話,Justin在影集中幾乎是百分之98的btm,但在第三季中不知是因為劇情需要撒狗血已挽救收視率還怎樣,出現他跟Brian兩人一起在pub內的暗房內,兩個人一起當Top,上半身兩人熱吻,下半身又同時搞兩個hot boy。
But anyway,即使cute as Justin,誰說人家不能當top的呢?:)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arstranger Beide
  • 完全認同 , 台灣太封閉會造就很多刻板印象。
  • 訪客
  • 12年過去了,這個刻板印象其實還是沒有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