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中外,只要是藝人團體,就很難不會出現媒體與觀眾把焦點放在團體裡面的的某一兩個”要角”的情況,而長期下來,便也很難不出現環繞著光環的人覺得”我幹麻跟這些鱉三一起表演歌唱”或忌妒頭上繞光環的人覺得”為什麼焦點都在這個才華比我差的人身上”而上演的鬩牆拆夥單飛戲碼。從英國的男孩團體如Take That、Boyzone、到女子團體如Eternal,在回到美國本土如當年跟Mariah Carey一起出道還到處被比較(非唱腔或音樂風格,純粹是當年新人首發專輯的排行名次跟走紅程度的比較)的Wilson Phillips,這最末者甚至被好事的八卦雜誌挑撥,說裡面最胖的團員直指唯一入圍當年People雜誌全球最美麗的五十名女人的金髮團員”媒體都把整個焦點放在你身上”,而金髮寶貝Chynna Phillips也不干示弱地反擊說:”但你一人每次都佔掉一半的篇幅,我們畢竟是個三人團體!!”

在倒數Gay Anthem 100的最末三篇,我們便來看看這些單飛藝人的表現。

我們首先來說說從超級女子軍團Destiny’s Child單飛出來的Kelly Rowland。

嚴格說來Kelly Rowland不知道該不該算是那永遠得不到媒體青睞的老二心態下單飛的例子,不過如果比起跨海英倫從Take That單飛的Robbie Williams,Rowland的”老二”聲勢顯然其實是差的很遠。

Rowland的首張個人專輯其實要比Beyonce早出了半年多,儘管風評.排行成績以及銷量都不算差,首支單曲”Dilemma”甚至在Nelly的庇蔭下還拿到冠軍(只不過這首單曲雖然有收錄在Rowland的專輯中,其實當時是先發在Nelly的專輯Nellyville裡),不過,從超級團體獨立出來只賣個六十萬張,我想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我必須老實說原則上這一類的歌曲非常不是我的調調,所以對於Kelly Rowland的首張專輯”Simply Deep”其實我是半點印象也沒有。Rowland之後發的第二張專輯Ms. Kelly普遍得到rave review,不過卻在唱片公司lead single的錯誤選擇下,讓專輯在雷聲大且首週排名勝過第一張個人專輯甚多下是迅速跌出榜外。直到幾度幫Beyonce打造黃金club remix的製作人Freemasons突然地幫Rowland專輯裡的”Work”混音後整個賦予該首歌全新生命,並在歐陸以英國為中心地開始掃起炫風,從西邊的葡萄牙到東邊的保加利亞俄羅斯榜單上通通看的到Kelly Rowland的蹤跡。

Work的重新混音讓Ms. Kelly有了出路,並讓唱片公司承認發片的策略錯誤,決定將專輯於北美重新發行(北美將在下週重新發行該張專輯並收錄Freemasons的”Work”)。
對整個事情的轉變與發展Kelly自己都說: ”I’m really grateful to the Freemasons for coming along... You always need an extra brain there and they just gave it a new vibe.”

隨著重發的專輯,Kelly翻唱了R&B老將Bobby Womack的舊作“Daylight“(不知道是否要跟Beyonce的綠光一較上下∼),甚至找來已經消失好一陣子的Hex Hector來混音,也大概因為趕在Work在英國大紅後趁勝追擊,明明正式發行要到下週才發,卻已經強勢進入英國榜單,我想可以預期真正發行後的銷售應該是可以讓Kelly再度進入英國top10才是。


不過老實說,我絕對舉雙手雙腳贊成Work是條非常hot的單曲(舞曲混音),更同意一般的critic這首歌是標準的Destiny’s Child式歌曲,不過對於這幾支從Ms. Kelly出來的單曲(混音)(包括Daylight),我想我還是最喜歡那因為在商業點播上極度失敗所以唱片公司緊急收兵的作品”Ghetto”。我想一方面不只是Kelly找來曾經紅極一時的混音製作人Junior Vasquez,這更是Junior在對抗Meth毒癮後的復出作品。個人覺得從Ghetto的詞來看,給Junior來混是再適合也不過的了!
也的確,Junior把Ghetto混成一支十分hot的舞曲,時而輕快時而節拍分明,circuit party該有的喇叭鳴叫跟tribal鼓擊是一個也沒給他少。真的是很給他可惜這首歌最後被唱片公司收兵不發,變得連帶連舞池其實都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混音的存在(Note: Ghetto其實出了已經快要一年了)。

各位看棺再來聽聽看喜歡哪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snvenus 的頭像
marsnvenus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