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集的Sex and the City Carrie說紐約就像是個Haunted City,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撞見你不該撞見,或不想撞見的過去。

有時,在跟匈牙利先生出門去clubbing的時候,也讓我覺得有種這樣的感覺。
畢竟,連紐約這樣大的城市,都有冤家路窄的情況,又何況說是我們這樣一個小小的gay community?
加上以我們家匈牙利先生過去輝煌的hunting history,要想躲開他以前睡過date過或不知道幹什麼過的人,實在是難上加難。

於是,尤其在我們出門clubbing時,常常就會很無奈地又撞見他那些“不堪的過去“。

把這些一週睡過N個人的荒唐日子稱為“不堪的過去“,其實可能匈牙利先生可是會舉雙手雙腳舉牌大聲抗議,畢竟在他因為我而大大的愛上Sex and the City這部以前他以為只有女人才會看的影集後,告訴我他喜歡影集的原因是因為欣賞Samantha的行事作風跟個性,in a way,就像他的翻版一樣。

不過這樣的想法可更令我感到不滿也心理不安到了極點--顯然的,他不但不以這樣的過去為恥,還似乎以他擁有這樣傲人的歷史感到驕傲。

我還記得在我搬進來陸陸續續改裝修匈牙利先生的家後,在邀請我的朋友來BBQ時,在給朋友的tour中,眼尖的朋友發現在樓梯間一整排的相片裡,有一張有著匈牙利先生以及其他一堆男生圍著餐桌的聚餐照,朋友問我那些是匈牙利先生的朋友嗎?

我看著匈牙利先生笑笑地問:“我該回答這個問題嗎?“
說完轉頭回去對我朋友們說:“注意聽了! ex-boyfriend, ex-boyfriend, ex-boyfriend!!“

說實話,匈牙利先生這種把過去男朋友召集在一起吃飯還拍照的行為,在我看來簡直有像獵人把獵來的獅子老虎麋鹿頭一字排開在客廳當裝飾品沒有兩樣。

我想,如果要把匈牙利先生比喻為Sex and the City的Samantha或Queer As Folk的Brian,大概也不為過吧!

不過,朋友卻無不驚奇匈牙利先生可以這樣manage自己過去的關係,讓所有的ex-boyfriends同聚一桌舉杯吃喝。


我想,怎樣處理ex的態度,每個人都有差異,或許沒有所謂的對錯,不過我總是偏好盡量地保持一種有著固定距離的陌生關係,至少,我不會希望讓過去的人認為我還對過去有所眷戀,同時更不會讓過去影響現在進行式,至少讓現在進行式感覺到我們已經斷的一乾二淨而沒有什麼好去擔心的。

而匈牙利先生,卻在他後來改口說“其實嚴格說來他只有一個ex-boyfriend,其他的不過是date過幾次然後“可能“有做過什麼,或者不過是幾個月的fuck buddy關係,後來因為覺得不適合或喜歡的程度沒到當男朋友的份量,所以就繼續保持連絡,單純的做朋友“這番宣言後,讓我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該慶幸他過去的男朋友清單沒有又臭又長的一大串,還是該worry這些將來可能也會到我家來餐廳桌上客的人過去跟匈牙利先生有過“不過是幾個月或幾次的肉體關係“。


於是,到底要怎樣地去面對匈牙利先生的過去這樣的問題一直在我心裡交戰著,說實話,即使我知道該成熟一點不去計較他們的過去,畢竟過去是過去了,但再怎麼樣說,心裡也多少還是為他們過去曾經是fuck buddy的關係而感到怪怪的。

更重要的,也許問題就在我們對一些事情的態度迥異,比方說,我不是連ㄧ夜情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純情小學生,但是我基本上遵守一夜情的遊戲規則--那就是no names, just one night, and nothing else.且基本上,我對於自己會horny到去找一夜情,還是多少感到羞恥。

於是在一夜情之後不管是在哪撞見的人,我也都堅守不打招呼不認識像什麼都沒往來過的陌生人一樣,因為尤其天知道你的一夜情對象會不會其實早就attached,那天只不過出來打野食,天知道現在站在他旁邊的人是他朋友還是男朋友,人家要在你打完招呼就拍拍屁股走人後怎樣回答不管是他男朋友或普通朋友,在什麼樣的場合遇見你,又為何從沒有提起過認識你這號“朋友“?!。

一夜情,在我認為,再怎麼樣都該止於那一夜,在隔天太陽打從東方出來的那一刻,就像灰姑娘的馬車一樣化為原形,各自回到彼此現實的生活,而那一夜就只像做夢一般,像是有又像是沒有發生過。

而匈牙利先生對於一夜情卻像是Samantha一樣,像是獵人獵到各種動物一樣的驕傲,像是那種朋友在寂寞時也可以用體溫互相地給予慰藉一般,這樣對於自己的過去不以為恥的態度,要我怎樣可以放心將來在我出遠門時,會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床上又被莫名的男人給“休息“過了?


所以,在我努力要自己長大想法成熟,學著去面對他處理EXs的不同態度之餘,對於我們認識沒多久後我出去旅行的那一週裡他睡過的三個亞洲男生最無法放下心中的疙瘩。

畢竟,雖然在匈牙利先生說在他“連睡三個男生“之後,突然恍然大悟這不是他要的生活,也不是他要的對象,他突然覺得他只想要我一個人,所以在我旅行回來之後瘋狂地打電話給我用盡他所有的辦法把我追到手,但對於那一週的事情,在我心中仍像是不小心倒在衣服上又怎樣都洗不掉的醬油污漬一樣。

而更不能忍受地,就是三名男生其中的兩名,一個香港人跟菲律賓人,總是在我們不管到哪裡,就會突然地出沒,然後有意無意地在我們附近繞呀繞的。

其中,因為香港人永遠只是把匈牙利先生當作玩具而惹得匈牙利先生告訴他:“不要把我當作你衣櫥裡的衣服,想要穿時拿來穿,不想穿時就扔到洗衣籃去“,然後在把我追到手後帶著我到他面前跟他說“我再也不會被你利用了“後,對於他在我們身邊繞來繞去,只讓我覺得像蒼蠅一樣很討厭而已,倒沒有什麼特別的威脅感。

倒是那個菲律賓男孩,照匈牙利先生朋友的說法,當初這個男生不但自己貼上來,還是苦苦哀求地要匈牙利先生帶他回家,甚至說些只要一晚就好之類的話,因為態度過於低下,讓所有一票同行的白人笑翻了,不懂為什麼這個亞洲人這樣的作賤自己。
結果在當晚匈牙利先生還沒有理他,到第二晚他又來纏匈牙利先生,匈牙利先生才帶他回家..

“他就像一隻狗一樣的流露乞求的眼神,要匈牙利先生帶他回家!“匈牙利先生的朋友嘲笑地說。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名菲律賓男孩就是特別敏感。也許是對於有人可以為了想跟匈牙利先生上床這樣地低聲下氣,不顧自己顏面在一群白人面前問:“求你帶我回家“這樣的事讓我感到驚訝,也同時讓我相信通常用激烈手段的人都特別危險。

於是有一次在我們clubbing的過程中,又發現那個菲律賓男孩在我們附近繞來繞去,又像是哈巴狗一樣地看著我們時,我已經顧不得這樣做是否讓自己顯得不成熟,我只知道我再也受不了這樣haunting的感覺,於是我要匈牙利先生直接跟那個菲律賓男孩說,“之前跟你的那次是個完全的錯誤,我不想認識你也不該認識你,所以請不要再企圖靠近我,因為我們之間永遠也不會有什麼“。


匈牙利先生點點頭說,“如果這樣做會讓你舒服點的話,如果他再企圖走過來想說hi的話,我會這樣告訴他的。“

也許這樣的行為的確是幼稚了點,不過很神奇地,最後那位菲律賓男孩並沒有再度靠近我們,甚至從此不見了,再也沒有在我們面前晃來晃去的了。

只不過我想,真正讓我覺得不再感到haunted的原因,大概不是這個菲律賓男孩的消失,而是當我知道匈牙利先生願意這樣地做,在這樣的gay community裡面,用最不客氣的態度去宣告他已經斷了一切過去而可能讓他名聲狼藉,以求我安心,知道沒有什麼好憂慮的了的時候,我明確知道我是可以真的放心,知道匈牙利先生的心裡不會有任何空間去容納其他人,也不可能讓莫名其妙的人來玷污我們的空間了。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