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少朋友都知道,我到現在皮夾子裡面還擺著一張那個我喜歡了三年的前同事的照片。

“這樣對dating沒有影響嗎?“朋友總是這樣問。
“不知道!“我總是這樣回答。

說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這張放在皮夾子裡面的照片,到底對我的love life有沒有影響。
不過,過去一年來那種have a cup of coffee的blind date不少,真的開始讓我想稱為“交了一個男友“的實在不多,而他們“都不知道“我皮夾子裡有這樣的一張照片存在。

所以,我的確是“還“不知道如果被知道了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或影響。
但話又說回來,這已經是數量不多的love life裡,又都還沒有serious到什麼樣程度的人出現。


不過,真的要說,這樣把人家的照片放在我的皮夾裡,到底是不是其實就是我一直沒有遇到可以讓我覺得serious的人談戀愛的主要原因,我卻是不敢多加探討。

也許就像某個朋友說的,at least part of..



這一年來,我們聊天的次數是少的多了,畢竟我的白天是他的晚上,我有閒暇的時候他剛好在上班忙碌中,他夜半空閒的時候我則是白天在忙碌。

不過即使是次數少了,就像其他我還在台灣的好朋友一樣,我們一點也不覺得我們的距離像是地球的兩端這樣的遙遠,相反的,我們始終update著自己的大小事情,update著自己的心情。


我在前些日子回台灣一趟,因為回去的很低調也很緊急,回台灣見到的朋友大概不到十位;而在大部分時間早中晚趕場的同時,我卻連續空兩個週末星期六整天跟這個前同事見面。

第一次我們從正午中山捷運站前見面,一直聊到晚上九點,從中山北路往北一直走到北美館,再走回南京西路,因為沒有特別的計畫,突然想到什麼就往某個特定地點走去,所以從南京西路到民族西路這一段,一共走了四次,走到我們在想7-11商店裡的店員如果看到我們這樣來來回回,一定覺得很詭異。

一路上我們繼續地聊著過去的一年,聊著現在的客戶與專案,聊著自己的love life,像是把過去沒有交代的細節,像是過去因為只在網路上對著螢幕空談而無法見到表情與肢體語言,我們把重要的事情又交代了一次,也同時再次知道他的男友,又再犯了cheating的毛病,在他一個月前作為期一週的出差時,前腳剛踏出去,他男友那在東南亞某國的小情人就熱情洋溢地從熱帶地區飛來台北..

我們出去中間一路都有客戶在週末打電話來煩人,看他對著客戶講話,然後一點倒楣又生氣的模樣,再對我兩手一攤表示哀怨與道歉,彷彿又回到我們是同事,在同個辦公室裡面交換彼此專案以及team lead下面的樂趣與苦悶。


第二個週末,我們從東區我的老地盤出發,先彌補了之前一直跟他推薦某家義大利麵卻沒帶他去吃過,之後到台大法學院去見一個朋友的朋友後,我說:“我今天想回建中去拍照,你要跟我去嗎?““可以阿!反正今天沒事!“

於是我們就這樣地一路從法學院那,經過Funky,走到中正紀念堂,然後他順便叫我檢查他以前說過中正紀念堂屋簷上有九隻小獸,代表這棟房屋是帝王居住所在地的象徵的故事,最後再回到建中與植物園去繞一圈。

他曾經開玩笑說過他小學國中旁邊有公園,高中旁邊有植物園,大學旁邊有動物園,研究所旁邊有甘蔗園,差五歲四屆的我們,其實即使有植物園是相同的,卻也沒有overlap到,而這趟的步行,雖然本意是我想拍拍我過去待過的地方的照片而已,結果卻變成了像是在回憶我們的過去。

我們似乎回到16歲到18歲的高中時代,講起當年的導師,講起當年恐怖的工藝老師,講起高三準備聯考的情景。

我們沒有在同一個時代出現在同一個校園,甚至連他在校園時的校長還經過輪替,但這樣聽他說著那時諸如老校長說“如果新校長有建樹的話,你會看到他在教學上的努力,如果是想撈油水的話,你會看到他整建校園“,然後就發現之後建中的門窗開始換成鐵鋁窗;以及某天朝會,有兩個人在司令台背後的教室頂樓,就放兩個大布條垂下來寫著抗議的文字然後拔腿閃人,而教官兵分二路從樓下樓梯追上去,最後竟然沒有逮到任何一個人等等之類的故事,像是彌補了我未曾參與過他那個時代的日子似的。


我回家告訴另一個朋友,朋友說:感覺好棒阿!真是美好的約會!可以跟人家重溫沒有一起走過的日子,真是太美了!連我都覺得感動!

我繼續跟朋友說,然後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話題突然講到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察覺自己是gay,又什麼時候開始發覺不能再轉變了?

他說他其實小時候就發覺了,從小學開始他的剪貼簿上就都是男明星的照片,裡面唯一有一個女生的照片還是穿著軍服,而大他好幾歲的哥哥甚至還問過他:你剪這張照片是因為他穿軍服嗎??
不過,他到大概二十幾歲,差不多大學畢業研究所,才體會到不會轉變了!

我則是說我其實一直模模糊糊,其實小時候可能也有對班上的男生有好感過,但自己並沒有很明白那是什麼,甚至到大學大一一開始,還曾經喜歡過班上的女生。只不過當後來跟第一個男友在一起,大概第一個年頭中間經歷過自我認知問題所以分合不斷後,就認清自己不會改了。

最後我告訴我朋友,那天在下午到了植物園,我告訴他以前因為要搭307回家,所以上學放學都要穿過植物園,有時回家途中,就這樣坐在涼亭裡面吹風看荷葉,然後我們這樣看著水中,講到福壽騾,他說他之前在老家的水溝看到,因為覺得這是害蟲,所以還拿著木棒想去把他們給戳死,結果發現變成一團團散落的粉紅色噁心物,頓時自己都覺得噁心..

我大叫:真噁!你小時候真噁心!!果然是太喜愛生物了就是這樣!
結果他說:喔!對不起... 這是今年過年...

看他不好意思的臉,就覺得好可愛!!..


所以我們就站在那個荷花觀賞平台那,突然什麼話也不講,旁邊的老人小孩與小狗,一樣地在那邊享受著週六台北午後的陽光以及荷花池綻放的美麗,一樣地在那裡悠閒的散步與嬉戲吵鬧,一樣地在那裡享受閤家天倫之樂。

而我就這樣地看著他,看著這個已經要滿33歲卻還會拿木棍去戳福壽騾然後說說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的男人,我想起了我之前的心情。

就像開台之始怨恨地寫下He’s taken的文章,他,仍然是我的愛情原型,我也相信,我會這樣一直地喜歡他下去,no matter what.


他仍是我覺得可以陪著我在人生的路上一起走著,”可以牽著手,從一個城市走到下一個城市去”也不會膩的感覺;就像一起坐著旅行的火車,一個個城市一個個國家就這樣地往下旅遊下去的人

他仍是標準的我想找的,對生命或對世界與未知的東西充滿興趣,然後可以一直不斷地交換著心得,永遠有著說不完的話的人。

在我眼裡,他永遠是豐富與成熟,卻又同時在他的內心保有孩子的純真。


一年來,即使我們日夜對調,即使我們在地球的另一端,但他某個程度,還一直是我快樂難過壓力大時的分享人與支撐力。
他,就像是燈塔一樣地,在我迷失與壓力大的時候給我方向,在黑暗時給我溫暖與光亮,在往前進的時候知道在背後有後盾。

一年來,他仍然不斷地在教導我從不同切點看事情的態度與視界,差別只在,我看不到他的big smile..


我突然想到中間有個要追我的人,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無法打開我的心,然後就對我說:You know you can’t live in the past! You’re still in love with him!

I AM NOT! I said, in the whole month when that guy was making efforts.
“I’m just not ready..“


在我在荷花池畔這樣看著他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我最愛的還是他,而且還是會這樣的繼續下去,只不過,我們會就像空氣跟水,形成一種自然的平衡狀態。
我們會就這樣平靜地存在下去,卻不會有交集..

就像大自然的一個平靜畫面那樣,一直存在下去..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