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了差不多兩年的同事,終於在大膽假設小心確認了幾乎差不多”跟喜歡他一樣久”的時間之後,勇敢地做出了我這輩子幾乎是第一次的主動告白。

我想了又想、刪刪改改、寫了又寫、塗塗抹抹了一遍又一遍的信,從一如以往地跟他交心著自己內心裡的想法—對生活、對工作、對現況、對生命、對人生,到訴說我很幸運的有認識他的機會—就我一直混亂討厭的工作環境中;我借用他平時當我對現職有不滿時安慰我的話,說他即是”我這趟旅途中最讓我回味無窮的路上意外風景”。

我幾乎是要把我們過去所有交談的話題作為總結的,從抱負、生命價值觀到感情觀—甚至是把以前沒有交代清楚的歷史—都一併地寫在信裡,書寫著他在我眼裡的豐富與成熟,對世界的看法與處世的圓融,以及一直一直不斷地教導我從不同切點看事情的態度與視界,那片under在深邃眼睛以及big smile底下的豐富寶藏,讓我像掉進無底洞地have a huge crush..

我說別人常說我像是個一直想要把自己吸飽水的海綿,而他就會是那桶可以填滿我的水;我說認識他的過程總一直不斷讓我有著像是發現新大陸的驚喜感,對他的深奧感到著迷,每次每次總像開啟一扇新的門,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說他就像我的愛情原型,希望是個可以陪著我在人生的路上一起走著,”可以牽著手,從一個城市走到下一個城市去”也不會膩的感覺;就像一起坐著旅行的火車,一個個城市一個個國家就這樣地往下旅遊下去..

我說一直想找個對生命或對世界、對未知的東西充滿興趣,然後可以一直不斷地交換著心得,永遠有著說不完的話的人。然後在這樣的一條路上,像是燈塔一樣地,在你迷失的時候可以給你方向,在黑暗時給你溫暖與光亮,在往前進的時候知道在背後有後盾..

我說:我喜歡你..


結果得到的是一封充滿暖意的回信,一封一如以往,他所回回來,就像他的personality一樣有如冬天的太陽的溫暖字句。
只不過內容是,謝謝我這樣的給他評價,但他自覺那並沒有我想像的這麼好..

他說我沒猜錯,是的,我們都是外星人,但是,我同時沒猜錯的,他跟他的室友是”室友”,而且已經在一起快要一個decade了..

因此,也同時,因為覺得我是個很特別也很勇敢的人,也羨慕我跟他學弟可以有這樣親密的友誼,希望能夠也成為我的好朋友..


通常,猜謎猜對,都是有禮物且感到高興的,唯讀這次,我這輩子第一次很勇敢直接地丟出一封這樣的信,讓我猜對了他的確是來自同顆星球的外星人,也同時猜對他跟室友的關係,卻讓我完全無法有高興的感覺..


我告訴了我遠在美國唸心理學的表妹,告訴他我們證實了:”一個差不多這樣的年紀的單身男人,完全沒有交女朋友,條件不錯,然後同時跟室友關係很密切,甚至密切到了要搬家也不會換室友”,百分之九十以上這兩個人都是gay,也同時他們就是couple!


”The worst thing is not he ISN’T, but he IS TAKEN!!”表妹說..

我說:”yup, I know..”


以前有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告白經典名言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那我想世界上最幹的大概就是,你好不容易觀察,也確定你所鎖定的獵物的確是,但沒想到..

That’s right! HE’S TAKEN!




首載於 2003-07-09
修改於 2003-07-19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