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沒有很多人知道,其實幾個月前年初的時候,我曾經認真的考慮是否該停掉這個版。理由並非斷不斷背之類的“討論“的意外事件,反而是接二連三的幾個獨立巧合事件讓我突然地停下來思考“自己的定位問題“。

大約去年十月,因朋友的關係認識了他一位在美國唸書的同學,大概是我的gaydar已經練成仙了,所以在第一次看到照片時便篤定這位同學的“同學“身分。
在後來我們越聊越熟了也互相坦承後,我給了他我的blog網址 (通常我在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不管是不是gay,是不會給予我的網址也甚至不會告知我有個blog的。@: 基於寫作的自在性,沒有其他特殊因素)。

沒想到,在人家隔天看完後給我的第一個評語是:“我發覺你是很gay的gay耶∼!“我相信朋友口直嘴快沒有惡意,也同時知道他的意思基本上是“你非常OUT∼“。不過在當時仍讓我心頭感到強力的一擊。

想想在六年前我與當時男友在巴黎“身穿情侶裝“前往香榭大道上赫赫有名的gay disco club “Le Queen“時,竟然還被警衛擋駕在外,告訴我們“這是gaybar,不是“觀光場所“、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進去的∼“;想想四年前需要耗費一年來判斷自己的同事是不是“同學“,甚至需要買本“Gaydar“來訓練自己的雷達。
到了今天竟然被才認識不久的新朋友說“你是很gay的gay∼“...


無獨有偶地,在剛好連著幾個的健康教育教學及其相關話題文章,讓一個本地的網友突然地MSN問:最近是怎麼了?以前的文章多是重“意見性“的討論與心得分享,最近卻都是性,且即使不跟性有關,感覺也“越來越gay“...。我想,大概是一連串的gay相關報導(廣告音樂等)讓朋友有這樣的感覺,不過,這短時間內的第二個類似評語,讓我發覺似乎真有思考的必要..

結果最後,在大概今年的一二月份,某次我在網路上亂連亂逛時,發現了一個gay news group,因為裡面刊登了一些世界各地奇特的gay news,於是在覺得新鮮之下,傳了一堆標題給剛好在線上的乾姐看。

不料她的回答是:“這是什麼?你們那個世界的報紙嗎?“

然後她接著說:“你覺不覺得你現在都只上gay disco、到gay store買東西、到同志區見朋友喝咖啡Martini、在家瀏覽gay blog、收看gay news,就像是哈利波特裡面的那些魔法師要上魔法學院跟閱讀魔法報一樣....“

這個“我有如哈利波特“的宣言,算是這從“你是很gay的gay“到“越來越gay“一波波評語的最高點,一方面它來自我自己的乾姐,一方面這“你們那個世界“以及“哈利波特“的比喻,讓我是有如當頭棒喝,當場覺得是真的該好好深思這個定位的問題了。


長期以來,對於“out不out“以及“要out多少“的定位問題,老實說我自己也在不斷地斟酌、探索以及自我debate中。

一方面,我是那種堅決反對還找個女孩來當女友甚至結婚的煙霧彈,同時反對任何所謂“straight acting“字眼與態度的人。畢竟,是gay就是gay,幹什麼要裝模作樣去隱瞞什麼甚至欺騙眾人,還要去學或裝什麼straight的行為(acting)?

但另一方面,我同樣也不欣賞過度娘娘腔(或俗稱太C)、太三八,甚至要去男扮女裝的行為,或那種凡事從食衣住行育樂都有如奉“gaydar“一書為圭臬盛典當新生活運動一樣地實行的人:從穿得gay(或說太女性化,如超細肩帶的背心啦、釦子列或袖口有花花水袖型的襯衫啦、有閃閃發光的皮帶啦、或沒事拿女用絲巾圍在脖子上或斜背個女生用的小包不等)、只在gay village出沒見朋友(請在gay village的星巴克見我∼)、出去玩及休閒要成立gay下棋捕魚郊遊詩歌唱吟社、一週上健身房三五天只為了上gaybar時可以秀出銅體然後跟人家在舞池裡摸來摸去(或當然,還有健身房淋浴間的sex)等換句話說,等於一切影集Will & Grace裡的Jack可能會作的情事。

也同時,我也更不喜歡那種甚至住到gay village裡去走路距離(walking distance)就在village見朋友及作一切活動、或親密朋友圈內泰半都是“同學“一類的行為。在我看來,這有如選舉要求婦女、山胞保障名額一樣地,或甚至如輪椅人士就只跟輪椅人士在一起作朋友作活動一樣地,是在劃地自限與自我保護(甚至嚴重點,自我欺騙:好像都跟同樣羽毛的鳥飛在一起就沒有歧視沒有問題世界從此大同了)。


只不過曾幾何時,那個身穿情侶裝被警衛擋駕在門外,要握著男友的手說“我們是gay阿∼“卻當下明白這次這輩子自己第一次對非自己認識已久的朋友這樣說出“我是gay“而話說到嘴邊突然好像有come out的issue而說不大出口似的、或甚至被自己的圈內朋友評語“你真的是很奇怪、跟我認識都不大相同的gay!!“的我,到了今天卻被認為是來自“另一個世界“、跟“麻瓜“們不同的的哈利波特??

我想了好一陣子,卻也百思不得其解。
且也同時,當我想對我的乾姐反駁“我沒有那樣誇張“時,卻想不起來上ㄧ次在畢業之後參加中大型的“非gay朋友“的郊遊烤肉、或集會聚餐的活動是在什麼時候。

我的確還是有不少異性戀且知道我是“同學“也認識匈牙利先生的朋友。只不過,以人數與相聚的機會算下來,他們幾乎是我“邊陲地帶“的朋友了。也同時,除了零星個別三五朋友的小聚會外,根本就沒有再跟異性戀的朋友有學生時代的那種十五人夜間電影/保齡球聚會了。

看著自己blog上又是“同志廣告介紹“又是“Gay Anthem“還性教育的,讓我是越看越不知當初拿各個話題來討論甚至批判、以及有一堆原則與看法的自己到哪去了...


直到我某次在線上遇見了那當年讓我白耗一年才想透人家是“同學“的那名同事,在他一句“說實在的,其實在出社會後,又多容易真的交到什麼朋友來著?!“,才讓我好像有一點點豁然開朗了起來。

我也慢慢地同意了他的“因為彼此是同志,慢慢地在某些情況上比較不會有尷尬問題,也或多或少有志同道合之處,所以自然比較容易成為長久,或比較親密(close)的朋友“的觀點。
也同時,如同事說的,“一來因為重新在二十多歲時回到了比較單純的學生身分,自然在重返校園之際可以比工作場合交到比較多的朋友“,現在畢業了,自然大家都忙,也就又再次回到“出社會朋友難尋“的現實狀況了。

而且,同事認為“其實我一直以來就是比很多人幸運的了!!“
“因為我的直率與自然,讓不少從大學時代一直過度而來,或甚至工作上的同事夥伴,進而成為我異性戀的好朋友們“。與他相較起來,以前同公司的同事,不但沒有人知道他的身分,也同時在他的判斷下實在沒幾個“稱的上是朋友,且還可以認同你“的朋友。

也所以,或許我的確是“越來越gay“或“越來越Out“,不過我卻也是不但比很多人幸運地得以作自己,且還又把握住不少朋友,更重要的,是如同事說的,還是能夠well-balanced我自己的價值觀,沒有真的成為那些只會一面倒地為搖頭的毒蟲及各種奇特行為背書連線號召抗議、沒有住到gay village或健身房裡去、或成為“如果我不在家裡、我就在走到gay village的路上“、或開始贊成過去我所不贊成的事情(如open-relationship)的gays。

另一方面,在推薦前面那稱我是“很gay的gay“的新朋友去參加某個專業professional gay集會,朋友回來後也說感覺“似乎自己因對“自己人“以及自己的身分感到proud而也有out了一點∼“後,我慢慢地明白了這幾年在美加的生活、教育以及社會,對自己的潛移默化了。


其實仔細想想,不管我們願意顯露出來多少,我們,就如哈利波特一樣,是生來與麻瓜不同的“魔法師“。
所以即便你是要一週上七次的健身房,butch yourself up甚至要穿寬鬆的衣著或男人味的牛仔裝,企圖掩蓋自己是gay或上了床是雙腿張開的事實;還是要堅持自己在外要100%的straight-acting,永遠都不願意服侍自己的另一半、堅持要像個男人一樣的站著幹才是男人;其實你到頭來都還是個100%的gay。

因為,你幹的還是男人。


也所以,既然我們都是魔法師,也似乎就沒有“越來越魔法師“這樣的議題。畢竟,一如哈利波特,這是血統問題。

當然,當我們有如“落入凡間的精靈“、如這些哈利波特的同袍們,在身處於一堆麻瓜的世界的同時,“適時地運用魔法“並“決定何時使用魔法“,以免嚇壞麻瓜,是每一個人該自己依實況做出的選擇。
但也同時,一個人似乎沒有什麼好為“自己裝的比較像麻瓜“(比較straight-acting)而感到驕傲,或自覺比別人優越不少。


上一期的about magazine(http://www.aboutmag.com/首頁可以下載雜誌的PDF檔,裡面同時有上次那篇Editor-in-Chief寫的“You do the crime..“)有篇專欄作家Matthew的自白(Yeah, I’m gay and I own it!),他說他從小就知道他跑步起來非常girly,結果前陣子,住Buffalo(水牛城)的他某日在下雨時前往Downtown停車後快步奔向他的目的地的途中,撞見了熟人,沒想到熟人脫口而出(還不小心地非常大聲而引起路人注意): Matt,你跑起來真像個娘們∼

後面的內容細節我沒有重讀文章已經忘記了,但結尾我記得,在某次的dinner party中,他的girly的行為動作舉止又再度地成為眾人嘲笑的話題,用我們中文的說法,大概就是他就像個“自動掛牌機器“,沒有可能有人會相信他不是gay∼

大概是因為嘲笑的太誇張,突然地氣氛有些僵。當大家以為他會哭出來的時候,不料,突然有一個人站起來說:“但你們不覺得,只有他一個人是不在乎眾人眼光,且時時刻刻分分秒秒,不管跟誰、在什麼場合,都一樣真真實實地在作他自己嗎?“

突然間,作者和讀到這邊的我都豁然開朗了。


其實我們都是100%純正血統pure breed的gay,不是10%,也不是50%,當然個人可以依照他自己的意願以及生活周遭的現實去妥協,嘗試地佯裝成“麻瓜“,不過,我們真的沒有“越來越gay“這樣的issue。

不管你是butch有著可以參加健美先生的肌肉的Gay,或是還不用講話就“破功掛牌“的Queen,我們永遠也不是straight -- 不管你要怎樣的straight-acting。

因為我們都是哈利波特,我們都是生來與眾不同的魔法師。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dieselboy Bryan
  • 我看完這一篇, 我覺得很感動耶... 而且我覺得其實當gay本來就是要這樣! :)

    套句Mr. Big說的話, Abso-fucking-lutely! :)
  • IAN★小羊
  • 要把自己活出來^^

    管它gay不gay
  • 路過的麻瓜
  • 隨著年紀增長無論魔法師或麻瓜,年輕崇尚的簡單事物反倒都遺忘了,比如勇氣,你們的勇氣和努力讓生命的熱度足足是未曾自我辯證者的好幾倍~祝你幸福~
  • @
  • 謝謝路過的麻瓜,歡迎有機會再來
  • 儀
  • I think the conclusion is susuitable for any comparison....
    anyway, be yourself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 獅子
  • 其實這是很自然的。是什麼就是什麼。道不同不相為謀。人以群分。

    比如我沒結婚,對結婚也沒興趣,這幾年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結了婚的朋友,從前的朋友哪怕是死黨結了婚也都散了。誰沒事去聽他們的婆婆媽媽呀?反過來說,他們也不想聽我毫無家累的散漫生活吧?生活形態、活動圈子、人生價值、關心的議題等等完全不同嘛。

    要我結婚,那大概跟要gay改當straight一樣彆扭而毫無可能,所以這兩件事大概可以打個比方,希望台長不要介意。
  • @
  • 恩... 關於道不同不相為謀這點我覺得年紀越大跟在國外越久真的是會越來越明顯

    的確以前的死黨只要走路家庭又有小孩了,距離就是越來越遠
    在國外因為彈性上班時間,通常有小孩的人選擇七點半八點就上班,下午四點就跑了.接小孩下課去上鋼琴游泳有的沒的.週末要他們出來跟你聚會或上club去喝一杯跳個舞根本是不可能

    我不愛浪費時間在路上塞車.所以我上班會姍姍來遲
    然後避開四點半到六點半的尖峰時間再走
    所以根本是生活方式與態度完全不同

    我越來越覺得也難怪以前有人會說gay是一種生活方式與形態的不同.某個程度真的的確是

    本來要寫篇文章來提提我入加拿大health care系統看gay doctor
    不過現在一切需要花腦力花時間的文章通通被我延到六月後等有空再慢慢寫.所以之後再談囉!
  • 龍
  • 麻瓜跟磨法師的比喻真是生動啊~~~
    亂用魔法會嚇壞麻瓜
    真是心有戚戚焉~~~
    這剛好也就是我gay-acting的界線所在:
    自我認同、pride,但不隨意挑戰異性戀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