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f you had a second chance with the one that got away?這是Before Sunset宣傳海報上的話。

但某個程度What if這樣的問句對我來說永遠都是silly!
正因為已經錯過,已經不可能,或根本沒有這樣的可能性,我們才總是愛問如果怎樣的話,我們又會是怎樣?

如果我同事當年沒有考差,也許我們會在大學時在同一個校園裡,有著相遇的機會;如果當年我表白的早一點,剛好在他男友跟他決裂的時候,也許故事會不一樣。

當然,這樣的問題不是沒有出現在我們心底,但事實上這都是無意義的問答。

就像我同事也深深明白如果當年他考好進入他此生的夢想唸生物,整個路會不一樣。但問題是:“也許我的生命就是在實驗室裡待了“,他曾經在我問他如果當年聯考考好的話會怎樣時這樣說。

所以,如果他考好,事實上也許我們更沒有機會碰面,沒有機會喜歡上他,也沒有機會成為好朋友。


電影Before Sunset裡面茱麗蝶兒有句台詞是Memory is a good thing if you don’t have to deal with the past.
然後說如果由他來寫書,由他來寫當初相遇的那24小時的故事,感覺也許就會完全不同。

人們總是問我我同事當初感覺到的是否跟我一樣,在我們當初經常性的聊天數小時時,在我們對人生對很多發生的事物發表看法時,是否有感到我們的談話有那麼一點的sparkle。

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確認。

就像我喜歡的小說“冷靜與熱情之間“一樣(註:前一篇裡面提到的紅藍小說其實就是這本),就像茱麗蝶兒說的一樣,同樣的事情經由不同人不同角度所看到然後寫出來的,其實感覺可能有很大的差異。

我只感謝我當初的表白,並沒有引來像大多數的表白一樣,從此石沈大海然後連朋友也做不成了。
我感謝他當初給我那封就像他一直給人像冬天暖暖的太陽一樣感覺的回信,感謝他希望我成為他的好朋友。


網友Ken說電影最浪漫的部分,是女主角彈著吉他,唱著那首“那一夜的華爾滋“,而男主角笑著說:“剛剛裡面歌詞有我名字的部份,是你臨時加上去的吧?你是不是把每一個男人帶上來你的房間,就把歌取換成他的名字?“
而女主角笑著說:“喔!當然!不然你以為呢?難不成這首歌是為你寫的?“

然後就這樣靜靜著,男主角沈沈地坐在沙發上,看女主角在那邊再把話題帶開,在那裡笑著。


整個電影,就是這樣淡淡地,所有當年六個月後的事,這九年中發生的事情,導演都幫肚裡滿是問號的心急觀眾給問了。
但每次一有觸碰到“重要議題“的時候,就又話題被給輕輕地帶開轉移了。

就有點像是你重遇你的初戀,急著想知道他現在好不好,之後又遇到了什麼人,現在是否幸福,我們總是在談了一堆話中突然地小心翼翼地插進一兩個這樣的話題,然後再輕輕放下的感覺,是很類似的。

過去,是永遠也回不去了,也所以,我們失去的,就失去了。
不管當年是因為像電影中男女主角的愚蠢浪漫,硬是不肯留下一個連絡的電話,還又是什麼原因的,就是因為沒得到,也不知道結果,所以才會這樣地永遠留在我們的回憶裡。


人本來就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就是得不到,也才覺得更美好。
Ken說的好,為什麼我們不能老實的承認,我們喜歡生活中失序脫軌的浪漫,而偏偏要說那個沒有結果的對象,就是生命中不能遺忘的靈魂伴侶?

我也覺得我同事就像我的soulmate一樣,但愛情的難題,總是生活真正的相處,所以就像我永遠不相信遠距離,或那種一週見不上幾次面的relationship一樣。因為真正的相處生活後,才知道你的愛情是否有辦法持續下去。


所以即使如我跟我同事這樣認識多年且可以無話不談的人,或,像Before Sunrise/Sunset這樣的男女主角,都不見得有辦法在真的日常生活中真的理想化地相處下去,也許,電影中的他們就是因為九年沒見,因為第一次遇見的24小時裡就已經急著交代自己,已經話無不談地交代著家庭背景,sex,價值觀等,所以這次見面也又話無間斷。
就像,我跟我同事一樣。


至於未來,我想一樣的,我們沒有什麼可以去pick up what we left over the years.我同事與他男友間有很嚴重的問題,但這是他需要去想清楚是否該鼓起勇氣拋開這個“不完璧情人“,是否要像斷手斷腳一樣地去展斷這個感覺已經像是另外一個家人的男友。
我並不是,也不想成為一個代替品,或成為讓他下定決心的勇氣。

一樣的,我不是bf stealer material,而我想我會始終got a hold on him的原因也是他對感情的執著吧!
如果他不是這樣一個希望可以跟他男友努力解決問題,企圖挽救他已經長年的感情,如果他是遇到人表白就順水推舟的換一個的話,我想他就不是我喜歡的那個人了。

而我,也不再是之前的我了,即使我明白了他在我心中,仍是我最重要最喜歡的人。
即使我知道我有著就像跟Ken說過的問題,我總是希望自己的男友也會是最好而真正交心的朋友,所以也才這樣地難以談戀愛;現在的我沒辦法等他了。

畢竟,那太不實際。
畢竟,我們還是有著十數小時的時差,我們還是在不一樣的板塊大陸。


Ken的男友Max說,為了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的人,想念了九年的時間,甚至影響了一生,這太愚蠢。

也許某個程度是的,但你說他們是只談了一天24小時的戀愛,又還是談了一場九年的戀愛呢?

就像我也不會想去追問我同事到底感覺是什麼一樣,因為就算只是我單方面的單戀,也算是戀愛的一種吧!

單戀,當然是戀愛的一種。
所以我說,自己覺得的浪漫,其實有時候這樣就好,是不一定要有什麼結果的..


但也同時,如果男女主角真的pick up what they have left,我想這部電影就不浪漫了;如果男女主角在此次見面後還是繼續地讓這不能有結果的愛影響著未來的生活以及love life的話,那就太不實際不夠理智了。

所以就像那天從植物園走到盡頭,到小南門捷運時,我們在夕陽下說再見。
回國後的第一次見面長達九小時,第二次六個多小時,也該夠了,我應該跟他男友謝謝他把男友借了我兩天的!

臨走時,我跟他說我就要飛回去了,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面!畢竟這次回台灣,是在原本完全沒有計畫的情況下回去的..

同事訝異的問:這麼快?
我點點頭,卻連到底是哪一天飛回去的飛機都沒說。


回來後,我還是有寄封email告訴他,我跟他另外也認識個幾個好朋友(都是女生)組成一個養老協會,屆時會在國外找個適合養老居住的地方,一人買一個房子,大家就住在隔壁。

如果到時候我們都單身,那麼就天天串門子,週末上超市買菜,偶爾去逛街晃晃。
如果到時候attached,那麼遇上跟另一半吵架時就丟一句“我再也不要看到你的臉!要離家出走,你不要跟過來!“然後就甩上門就住到隔壁去∼

不管屆時他是否還跟這個男友在一起,是否attached,歡迎加入這他每個人都認識的養老四人組。


至於朋友再問到我跟他,“可能性相當低了吧!“我說。

除非某天我們剛好在同一個時空,又同時都是single的話,那再說了..


不過,他的照片也仍舊在我的皮夾中。
只是,在清楚他還是最愛的同時,清楚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過去一年dating永遠失敗的原因之一後,我知道這樣的“最愛“的感覺,那種希望自己談戀愛對象是soulmate是最交心的好友的感覺,只能讓他停留在soulmate,是我交心好友的狀態了。
換言之,喜歡還是喜歡,但是昇華成另一種感覺了。
而我也不能讓他,或讓這份感覺,繼續影響我下一個年度,或未來的love life.

會不會感到遺憾或可惜?其實至少現在的我並不會這樣覺得的!
就像我喜歡茱麗蝶兒在電影裡面的台詞:“在這個換男友像換the brand of cereal的時代,我嘗試地去記住每個過去的人的quality.“

我也這樣覺得!即使它可能就像行銷學裡面所謂的perceived quality,只有你一個人自己這樣認為,也無妨。


而皮夾裡的照片,或他,我想還是會是那種好朋友的支撐力,所以,放在皮夾裡跟著我到處走,就像是一張,我的保護幸運符吧!



P.S 感謝Ken割愛他辛苦動手做的poster囉! Ken的網站與他寫這篇的觀後感如下: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enlee0406/3/1239765520/20040713013329/

喜歡這部影片更勝於第一集,大概是因為我對巴黎始終有種難以忘記的情有獨鍾,且,與其說是遺憾,或許是恰恰好因為剛好自己發生的事情,這次的電影讓我其實有著暖暖的感動。喜歡它的結局,雖然是在有點錯愕中結束,一種怎麼電影這樣短就結束了的感覺..

導演把整個感覺掌握的很好,一種,就是淡淡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火星與金星的連線

marsnven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